挫败日军夺取重庆的关键一战
2015-09-01 09:56:23作者:罗鑫 余国庆 谭元斌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评论:

  “石牌是我们抗战时期守卫大西南、守卫陪都的第一道雄关。如果日本人攻占了石牌索江而上,就会直接威胁到战时首都重庆。石牌这一关如果破了,抗日战争的历史可能被改写”

  发自湖北石牌8月24日,石牌抗战遗址出现在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10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中。

  从湖北宜昌城区上行30余公里就是远近闻名的西陵峡江段,长江在这里陡然右拐一百多度,形成一段宛如月牙的江面,而扼守“月牙”的,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石牌古镇。

  如今,石牌古镇所在地已是国家5A级景区。然而许多游客并不知道,逶迤磅礴的峡江美景掩映着一段不可磨灭的历史。70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反法西斯战役——石牌保卫战。

  当时,侵华日军调集约10万兵力,倾尽全力进攻石牌,中国军队以15万兵力顽强阻击,用血肉之躯挫败了侵华日军入峡西进的阴谋,迎来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重大军事转折点。

  “陪都”重庆的安全屏障

  今年是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简兴安变得非常忙碌,他自己都记不清多少次来石牌村了。身为宜昌当地的一名文史专家,同时也是宜昌夷陵区政协原文史委员会主任,简兴安对发生在72年前的那场举世瞩目的石牌保卫战已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的研究。

  “石牌是我们抗战时期守卫大西南、守卫陪都的第一道雄关。如果日本人攻占了石牌索江而上,就会直接威胁到战时首都重庆。石牌这一关如果破了,抗日战争的历史可能被改写。”简兴安这样评价道。

  经过宜昌大撤退,国民政府已经把大量的战略物资和有生力量转移到重庆。陷于中国、太平洋双线作战的日军,妄图在夺取石牌后沿长江西进占领重庆以至大西南,快速打破僵局。此时中国军队只有扼守石牌,才可以为重庆乃至中国西部提供战略上的安全屏障。

  1938年冬,中国海军在石牌择险构筑十余座炮台,并配备漂雷队、烟幕队和百余名官兵,封锁南津关以上的长江江面。待到1940年宜昌失守,海军又从船舰上拆下来数百门舰炮,安置在两岸开凿出来的山洞中,形成炮台,共分为四个总台,十二个分台。

  如今在石牌依旧可以看到多处炮台遗址,既有高射炮,也有江防炮,这些炮台隐蔽于山间,很难找到。记者在石牌村四组附近发现一处保存完好的炮台遗址,它依山而筑,由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掩映在玉米地和南瓜地里。在石牌的峭壁上,仍然留有当年刻下的“还我河山”“敌人的坟墓”等朱红大字。

  为取重庆,日军猛攻石牌

  从1939年3月开始至1943年6月,在石牌周边,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进行了历时5年不下百场的拉锯战,战线延伸到整个鄂西地区。

  日军对石牌要塞早有觊觎之心。1941年3月上旬,日军一路重兵进攻石牌的前哨平善坝,另一路进攻石牌的侧翼曹家畈。两路日军当时都遭到守军的沉重打击,惨败而归。从此,日军放弃了从正面夺取石牌要塞的念头,而是采取大兵团迂回石牌背后。

  1943年5月初,鄂西会战打响。日寇集中20万兵力,声东击西,以进攻湘北为假象,逐步占领了枝江、宜都、五峰。5月下旬,日军突然掉头集中兵力向石牌驻军进攻。为应对日军迂回背后而攻的策略,当时国军的攻守线,也以石牌为轴线,沿石牌背面广阔而崎岖的山地呈扇形面铺展开。

  简兴安介绍,日军一路猛攻直到石牌的外围。在石牌的外围,中国军队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曹家畈、第二道八斗方、第三道朱家坪。

  期间,战斗异常惨烈,中国军队多个主要阵地接连遭遇日军的轮番攻击,很多阵地树被炸秃、土被掀翻,守卫官兵仍坚守阵地,不惜与敌贴身肉搏、白刃刺杀。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