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门坎战役是道坎儿:苏德战争前的转折
2015-08-17 10:32:24 来源:齐鲁晚报 评论:

  1941年,当莫斯科保卫战苏德双方都拼得油枯灯尽时,正是从西伯利亚抽调的远东军团成为左右战争天平的最后砝码。而面对在远东大唱空城计的苏联,被打怕了的日本人自始至终也没敢越雷池一步,一门心思地去准备偷袭珍珠港了。

  如果问在二战中,轴心国集团所犯下的最大战略错误是什么,那显然非1941年德日两国互不协调的战略盲动莫属。这一年6月,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入侵苏联,同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惹翻美国。轴心国集团突然同时为自己找来两个强大的对手,并同时断绝了来自东西方的战略补给。无论怎么看,这种四面出击都是典型的战略自杀行为。

  当规模史无前例的苏德战争爆发,日本人为何不敢配合盟友德国对苏联发起进攻?因为在此之前,一场并不起眼的“边境冲突”已经将日本人打得找不着“北”了。这就是诺门坎战役。苏军之所以在诺门坎战役中取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此时中国关内战场上的长沙会战在即,被中国军队牵制的日本关内部队根本无力向诺门坎增兵。

  日本参谋们“想多了”

  有个在网上流传已久的段子是这么说的:“小时候我总是烦恼,长大后到底该上清华还是上北大呢?后来的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想多了。”

  用这个段子类比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日军也许再合适不过,那时日本大本营的年轻参谋们正在为两个妄念争得面红耳赤——在夺取中国东北之后,日本下一步的战略方向在哪里?到底是应该向南进攻南洋群岛,与美英开战,还是应该以中国东北为根据地,向北进攻西伯利亚,与苏联开战?

  今天我们知道,以日本当时综合国力而论,无论对苏还是对美开战,都是其不可承受之重,但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可不这么看,九一八事变成功夺取中国东北的经验,极大地刺激了这帮人的胃口,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南进”与“北进”战略之争。

  按说在这场争论中,最有发言权的人,本应是一手策划九一八事变的“稀世战略家”石原莞尔,但石原莞尔此时拒绝就这个二选一做出抉择,他极力主张日军应该哪儿都别去,老老实实固守在“满洲”(中国东北)发展。这样保守的建议当然没人听,于是石原莞尔被排挤出决策层。争执不下的双方最终选择了一个折中同时不自量力的方案——1936年,日本最高决策层制定所谓“南北并进”战略,根据这个方案,陆军军备以实施北进战略为目标,准备同苏联作战;海军军备以实施南进战略为目标,准备同美国作战。同时要求陆海军都寻找机会投石问路,实验两套战略的可能性。

  与狂热的日本陆军相比,日本海军是比较掂得清自己斤两的,从一开始就反对主动向英美挑衅,因此拿到大本营训令后,一直磨洋工没动静。与之相比,日本陆军在接到这条特许令后却如获至宝,尤其是盘踞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开始正儿八经地谋划起对苏作战事宜来。所以在“南北并进”幌子下,北进战略在事实上一度压倒了南进,成为日军的主要选项。关东军不久后就推出了一份《满苏国境处理要案》的文件,明文规定:对于国境线不明地区,防卫司令官要自主认定国境线并将其明示一线部队。意思就是把国境线不明地区解决冲突的权力交给师团长,明摆着是在将制造边境摩擦的权力下放。

  这份要案的起草者,是后来发动整场诺门坎战役的日本关东军少佐参谋辻政信。这个人在石原莞尔靠边站之后,一度成为有着悠久“下克上”风气的关东军的谋主,是狂热的“北进”战略推崇者,然而正是他,最终一手将整个“北进”战略送进了坟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