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安全:重构世界岛
2015-06-27 15:03:01作者:安晓平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在世界地图上,把“丝绸之路经济带”主干线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干线示意图联系起来看,“一带一路”主干路线就构成了一个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新的经济圈,这个新的“一带一路”经济圈,正好覆盖了传统的“世界岛”的心脏地带和“边缘地带”的战略要地。这个新的“一带一路”经济圈,是一个发展的命题,更是一个安全的命题。“一带一路”是历史的重演还是一种全新的创造?这个问题给人们留下了深思的空间。

  从心脏地带到边缘地带

  1919年,英国地缘战略家华尔福德·麦金德爵士把欧、亚、非三大陆统称为“世界岛”,把东欧视为“心脏地带”。他提出“心脏地带论”,认为“控制了东欧就等于控制了‘心脏地带’,控制了‘心脏地带’就等于控制了‘世界岛’,控制了‘世界岛’就等于控制了世界”。

  二战后,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学者尼古拉斯·斯帕克曼,针对“心脏地带”概念,提出“边缘地带论(Rim land)”。他认为,“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发生在‘边缘地带’,而且边缘地带在经济上、人口上都超越‘心脏地带’。因此,控制了‘边缘地带’就等于控制了欧亚大陆,控制了欧亚大陆就等于控制了世界的命运。他在过世前还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世界各政体连结在一起,所有的海洋也连结在一起,所有天空也连在一起。所以,任何国家的外交政策,都会影响邻近地区,终而连结全世界。而人类的海洋活动能力,可能造成一种新的地缘政治结构即“海外帝国”。斯帕克曼认为,美国最大的风险,就是让任何国家控制边缘地带。并预测二战后,苏俄是欧亚大陆最大强权,中国则是东亚的强权。德国要靠法国与东欧(包括俄国)平衡,而英美必须维持欧亚大陆的海上与空中掌控权。而欧洲,中东与远东的边缘地带,将是战后战略意义最高的地区,而美国必须确保这些区域之中不会出现强权。

  从“世界岛”的心脏地带到“边缘地带”,再到全球化海外帝国战略重心的位移,站在全球历史和大国兴衰的角度看,无论是“世界岛”的心脏地带和“边缘地带”以及海洋甚至未来的太空,都成为大国争夺和博弈的焦点,特别是就未来发展趋势而言,高速公路、高铁和航空技术水平的大幅提升,全球陆上和空中交通货物运输的比重已上升到55%,特别是地处亚洲中心地带的中国新疆,陆上和空中交通运输距离东西南北距离大大缩短,同时由于中国经济总量与大国崛起又占尽天时地利,所以,这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呈现出无可比拟的重要性。

  从国家安全到个体安全

  人们尤其是学界对安全内涵以及安全理论的系统认知,形成了不同的安全认知和不同的安全观。

  中国古代先贤对安全的认知存于零散的典籍和语录,如《易经·系辞下传》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这里讲的其实就是安全,而且主要讲的是国家安全。而源于现代国际关系的国家安全概念和理论被学界分为传统国家安全观和非传统安全观。

  一般认为,把冷战结束前人们对国家安全的理论、观点和认识归于传统国家安全观,而冷战结束后人们对国家安全的综合性、理性化认识归于非传统安全观。二者的区别在于,传统国家安全观的安全主体是国家,安全范围主要包括政治、军事和外交,其政权巩固、领土、领海、领空以及外交主权不受侵犯和威胁成为评估安全与否的衡量尺度。而非传统安全观,一是在安全主体上既包括国家,又增加了国家上位和下位范围,同时强调人的个体安全和类安全,这样,经济、金融、能源、生态、臭氧层、雾霾、粮食、食品、大规模疫情、核武器、太空、文化、跨国贩毒犯罪、恐怖主义、分离主义等传统安全范围以外的所有对人类、国家、地区与区域、小到每个个体的人都进入了安全范围,随着对非传统安全研究的深入,意识、心态和心理安全也进入了关注视野,内源性、外源性、双源性、多源性非传统安全威胁等概念相继产生,和合共生、优态共存、共享安全的中国非传统安全理念和理论也新鲜出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