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钦此”
2015-05-23 09:40:56作者:董建中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雍正三年(1725年)九月,都统拉锡奉雍正帝之命前往杭州抓捕年羹尧,事后他密报相关情形:

  年羹尧见将军(指杭州将军)衙门大堂是我在坐,毫无惧色,往前一站说:我不够请安,想打听安。等语。说着跪下了。我说:尔打听安亦极不配。伊当即面呈怒色。我说:尔跪下听旨。遂将谕旨交给巡抚福敏宣读。伊一声未吭。

  可惜报告中对谕旨宣读情形语焉不详。我们现在没有见到雍正帝下令提拿年羹尧的谕旨,从史料中也无法判断,年羹尧最后到底有没有听到那长长的一声:“钦——此——”。

  今天我们可追问:“钦此”并非圣旨本身的内容,清人在宣诏结束时,是否真的如今天的影视剧所描述的,最后要从口中说出“钦此”二字呢?

  宣诏有无“钦此”?

  下面看一些雍正朝口传面谕的情形。

  雍正元年五月初四日(1723年6月6日),署江苏巡抚何天培上报,他于四月十九日在宝应县见到原任江苏巡抚吴存礼,传达雍正帝面谕(也就是口头圣旨)的情况:

  即传旨面谕:吴存礼将亏空银两作速清楚,还与你老体面,如不能清楚,便不饶你。吴存礼免冠叩首,感激涕零,奏奴才蒙主子天恩,不即治罪,着令清楚亏空银两,主子说得狠是。奴才敢不上紧料理清楚?!当即祗领谢恩,回苏讫。

  从上可知,将雍正帝的面谕传达后,没有“钦此”。

  但更多的是宣诏时有“钦此”的情况。

  雍正十二年五月初八日(1734年6月8日),署福建陆路提督阿尔赛上奏,水师提督王郡在泉州向他口传上谕的情形:

  本年三月初二日面奉上谕:阿尔赛他居心恭敬,办事是好的,不是不着他保举的人,如马召南这样混账的人,他保举他,将来他必定受保举人之累。可传旨与他知道。钦此。

  确有“钦此”二字,但细思量,就会发现,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难题,因为我们看到的毕竟是书面的材料,而我们已经知道了,官员在引述皇帝的谕旨时,一般情况下会自动在后面加上“钦此”二字,故而不易判断这“钦此”是宣诏官员口中所说,还是上奏官员书写奏折时自己所加。

  有时人们可以见到很不一样的宣诏情形。雍正元年七月初八日(1723年8月8日),福建巡抚黄国材上奏,六月二十二日,福建布政使黄叔琬到福州,口传皇帝谕旨:

  你到了那里,对总督巡抚说:皇上的旨意,总督是好总督,巡抚是好巡抚,但只是操守朕信不过他们。从前说是有处用钱,如今朕的用人行政你是狠知道的,那里还有用钱的去处?还有一件,他们题的人,声名不大好,做总督的在用人上存私如何使得?朕已经叫他儿子黄炳写字劝他去了。你可将这话告诉他们,但只是你密密的说,不要在众人面前说。钦此。

  雍正帝特别指出不要在众人面前说。那么,可以想见,黄叔琬当着黄国材一个人的面,将皇帝的话宣示完毕后,还用得着高挑着声音说“钦——此——”吗?应该不会吧。

  必须要说“钦此”吗?

  有一例更值得注意。雍正二年十一月初八日(1724年12月23日),广西提督韩良辅上奏十月十六日新任右江道乔于瀛到达柳州后口传谕旨的情形,还写下了自己的反应:

  道臣口传恩旨:你告诉韩良辅,他做官是我信得过的。他们拾贰个人都是我保得定的,他们是不肯改易的。臣伏听读,感深腑肺,不禁涕泗交流。

  这里没有“钦此”,而且还有一特殊情形。要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皇帝如常人一样是自称“我”,而不是“朕”。但臣下在记录或转述时,要么对此不予书写,要么自觉地采用“朕”字,要么转化为“皇上”,前面几处所引的口传谕旨就是如此。但乔于瀛这次却是忠实地向韩良辅转述了面谕原话,而韩良辅也再一次忠实地记录了乔于瀛所转达的话,保留了雍正帝自称的“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