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上另一支“飞虎队”:苏联援华航空队
2015-05-11 10:49:59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评论:

  芷江,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受降地,也是美国援华“飞虎队”大本营。

  对抗战时期援华航空志愿队,国人比较熟悉的是陈纳德率领的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现设在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记载着其辉煌的历史。岂不知 早在“飞虎队”来华前,苏联航空志愿队就参加了中国的抗战,在芷江就驻扎了一个航空大队。苏联航空志愿队的贡献可与“飞虎队”相提并论,但由于种种原因, 他们那段熠熠生辉的历史鲜为人知。

  5月6日,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前夕,设在芷江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公布了部分苏联援华航空志愿队帮助中国抗战的视频。记者慕名来到芷江这座抗战名城,看视频、查档案,采访文史专家和抗战老兵,努力揭开苏联航空志愿队的神秘面纱。

  北方飞来铁鹰

  1938年,中国全面抗战进入第二年,作为前线机场的芷江机场修建到了扫尾阶段。

  由于前方战事趋紧,国民政府航委会航空第二修理厂、航空第九总站、第二油弹库等与机场配套的军事设施提前进驻芷江。

  这年10月初的一天拂晓,航空第九总站值班参谋将站长侯拔伦从睡梦中叫醒,告之国民政府航委会主任周至柔打来电话找他。侯拔伦感到事情紧急,穿着短裤就往值班室跑去。

  “为加强对长沙、南昌等城市的防卫,今天苏联航空志愿队有21架飞机进驻芷江机场,你要确保飞机安全降落。”周至柔在电话那头下达命令。

  “主任,您是不是搞错了,机场刚修好跑道,机坪及其他设施正修建中,要降落这么多飞机,安全没有保障啊!”机场没有竣工就要降落飞机,从事多年站场工作的侯拔伦闻所未闻,怀疑自己听错了。

  “有了跑道就能起降飞机,非常时期,你抓紧准备,出了问题军法从事!”周至柔语气十分严厉,没等侯拔伦说话就把电话搁了。

  “真是雪中送炭啊!”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侯拔伦喜忧参半。高兴的是,新修的机场将迎来首批战鹰,湘西的蓝天有了一支惩罚日寇的“天兵”。忧虑的是机场还未竣工,万一出事,自己脑袋不保。

  侯拔伦睡意全无,连忙找来机场负责设计、施工的工程师林泽群,了解机场跑道质量没有问题后,又带领站场人员将跑道上的杂物清扫干净。一切准备妥当,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下午5时许,从正北面西晃山方向传来飞机马达的轰隆声,不一会,21架成7个品字队形的苏制N-15、N-16战机飞抵芷江县城上空。

  顿时,芷江这个千年古城沸腾了,百姓纷纷拥上街头,翘首昂望这些“天外来客”。一架架银灰色战机如同一群高高翱翔的雄鹰,在县城上空绕城飞行一圈,表示向古城人民致意,然后依次由南向北徐徐降落。

  这支苏联航空志愿队在队长伊凡诺夫斯基率领下,从苏联阿拉木图起飞后,沿着一条缺乏机场和导航设施的航线飞往中国,经伊宁、迪化(今乌鲁木齐)、哈密到达兰州,在兰州进行检修和加油后,经成都、重庆直飞芷江。其代号为“正义之剑”。

  当晚,在苏联飞行员下榻的城南“环球大旅社”,驻芷江的国民党宪兵司令官谷正伦中将、第六战区长官司令部陈步云中将和航空第九总站站长侯拔伦、航空第二修理厂厂长王仕卓及芷江县长文圣举等军政要员举行盛大酒会,欢迎他们。

  战争年代是异常忙碌的,时间如同一根紧绷的弦,没留给人半点松弛和喘息的机会。苏联航空志愿队到达芷江第二天,就开始进行熟悉地物、掌握航线、适应空域的战前强化训练。

  半月后,芷江西北高峻、东南凹陷的山间盆地特殊地貌,具有明显参照特征的天雷山、西晃山、明山及邻近的雪峰山、沅水等地物标志,均为苏联航空志愿队员们所熟悉。航空第九总站、航空第二修理厂、第二油弹库也抓紧为苏联飞行员参战做好机场气象、通讯、导航、油弹等各项准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