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为什么怀念胡耀邦?
2015-04-30 15:28:57作者:徐庆全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评论:


胡耀邦

  1989年4月15日上午,作为一名在读研究生,我在北京大学旁听了一门课。下课后,传来了胡耀邦在早上去世的消息。在同学们的沉默中,我默默地骑上自行车,直奔南长街会计司胡同胡耀邦的家。近五十分钟的路程,不为别的,只想去给他鞠个躬。

  还没有进入会计司胡同,就看到了长长的等候进去鞠躬的队伍。我相信,在长长的队伍中,绝大多数的人和我一样,除了在电视上看到这位前总书记的音容笑貌之外,与他并没有个人交往的关系。人们为什么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给他鞠躬,以我的感受来说,一是他做的有益于人民的事情太多了,你不能不在心中给他留一个位置;二是他彻底颠覆了既往普通人心中的高高在上的领导人的形象,让普通人觉得他是可以亲近的,尽管普通人并没有机会和他亲近。

  几乎每个历史人物在盖棺论定时,都少不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或“永垂不朽”之类的话,我通常都把这句话看作是对死者的一种安慰,抑或说是满足死者生前的愿望而已,因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历史人物,在史书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并不难,最难的是能在普通人心中也长久地占据着一个位置。而胡耀邦却“不难”和“最难”得兼了,想必将“永远活在我们(普通人)心中”了。

  有多少普通人感谢胡耀邦

  从1976年至1978年,胡耀邦抓住了一个最要害的问题,拉开了中国社会大转折的序幕,这就是极具针对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这场大讨论的意义有多深远,在党内政治层面已有定论。不过,普通百姓远离政治,很难说能解其堂奥。因此,要说有多少普通人感谢胡耀邦这个话题,还要从普通人的感受来说。

  要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难,只要统计一下胡耀邦的所作所为中,有多少是直接让普通人受惠的,就迎刃而解。

  平反冤假错案,是胡耀邦直接导演的一场拨乱反正的大戏。胡耀邦以“我不下油锅谁下油锅”的大无畏气概,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在这一大戏中,唱主角的蒙冤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得到了平反,而作为配角的普通人,其“第二次解放”的感受更深。

  胡耀邦的作为,直接惠及了普通人的政治生命。下面这一组数字就很能说明问题:1957年,全国有55万右派;1958年“反右补课”、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全国又有20多万人“戴帽”,两者相加,有七八十万人。按照当年严格的政治审查标准,一个人“右派”或“右倾”,一家人就被划入另类。以当年五口之家的约数,这七八十万人,实际上牵涉了三四百万人的政治生命。胡耀邦让这些人从此“翻身得解放”,他能不在这三四百万人心中“不朽”吗?

  我作为一个与胡耀邦毫无关系的学生,为何非要去给他鞠躬?直接原因就是他在这三四百万人中的“不朽”。1978年,我还是一个中学生,但与我家关系密切的长辈中有好几个是“右派”。我就是从他们那里知道了胡耀邦这个名字,也是从他们获得平反后无限感激的言谈中,记住了胡耀邦这个名字,并且此后一直关注着这个“小个子”的作为。我去给他鞠个躬,事实上代表着我的长辈们的意愿。我都如此,遑论那三四百万人!

  包产到户,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上的一场大戏,胡耀邦也是这场大戏的导演。包产到户,现在我们说是亿万农民的伟大创举,这创举的直接动因,就是为了吃饱肚子。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叫嚣言犹在耳,“一大二公”仍然为主流思想观念的情况下,要顺应农民这一伟大创举,并不是那样容易。而胡耀邦是如何做的?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以后,明确提出自己的看法,“什么是农业,单打一抓粮食,不顾农民家计是不对的。应当坚持的做法是:绝不放弃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农林牧副渔,哪一项都不可忽略,那么多劳力,闲置起来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