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中央专案组“石油案”
2015-04-21 10:48:09作者:胡治安(原中共中央统战部干部局巡视员兼副局长)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评论:

  解放时,“资源委员会”是唯一一个有组织护产的国民党中央政府部门。资委会的三万多技术和管理人员、几十万职工,全都投向了新中国。然而在文革中,这些人却被怀疑是带着任务潜伏大陆的特务。

  1969年2月,我打点好了行装,准备随大部队一起,去东北的公安部五七干校。就在这时,我接到通知,到中央专案第三办公室报到,分配在“石油专案组”。

  石油专案组的被审查人员有一个共同特点:解放前都曾在国民党政府负责重工业发展和管理相关工矿企业的“资源委员会”任要职。解放时,资源委员会是唯一一个有组织护产的国民党中央政府部门。在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又叫主任委员)孙越崎的领导下,除了去台湾接收工矿企业的少量人员外,该部门所有人员全部留在了中国大陆。

  专案组怀疑,资源委员会拒迁台湾是带着任务的,是一个潜伏的特务组织。

  我当年30岁,是公安部11局的普通办事员,还不是党员,居然叫我参加中央专案组,办理毛泽东、周恩来、江青等亲笔批示的石油案,认为是组织对自己的极大信任,感激万分,决心要为“保卫红色政权”“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贡献一切。

  石油案缘起

  我来时,石油专案组的工作已进行了一年多。

  据我所知,三办中有“石油组”“兵工组”“海关组”等专案组,各组之间不通往来,这是纪律。专案组的工作人员,主要是部队干部,也有地方工作人员,主要来自公安部。这些人,有“造反派”,也有游离于“造反派”和“保守派”之间的“逍遥派”。

  石油专案组的缘起,是文革开始时的一次事件。外贸部(商务部前身)一位姓莫的局长在国外任商务参赞时,购买了一台天文望远镜,望远镜通过香港进口时,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查扣。外贸部造反派贴出大字报,怀疑这位局长“里通外国”,有意破坏。再查他的历史,解放前曾是中共地下党员,在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所属的中国石油公司任职。他因此被扣上“国民党特务”的罪名,锒铛入狱,关进公安部看守所,即世人皆知的秦城监狱。

  主持侦讯的姓曲,是小说《林海雪原》作者的哥哥。他也是位老公安,不过是专搞人口统计的处长。侦讯记录详细地记述了“杨子荣夜审小炉匠”式的戏剧化场景。

  处长威严地坐在高高的案桌边,被讯的外贸部局长惊恐地坐在案桌下。处长一拍案桌:“莫×,如实招来!”局长木呆呆地看着他:“招什么呀?”僵持一会,处长呼地站起,又一拍桌:“招不招!?”同时作出按警铃的手势:“不招,来人,给我拉出去!”局长惊慌莫名:“我招,我招!”

  局长说:解放前夕,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崎召集会议,中国石油公司的邹明等人奔走于玉门、上海、广州、香港,部署“应变”事宜,要求在国共易位中“处变不惊”,自行应付。

  在侦讯人员眼里,“应变”,不就是“潜伏”的意思吗?他们继续追问:哪些人是潜伏特务?局长说不出来。

  又是一阵恐吓后,给了他一本石油公司职员名册,上有姓名、职务、年龄、籍贯,要他指认其中的潜伏特务。他从头到尾地翻看名册,不时紧皱眉头。处长又一拍桌:“说不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不说,等到什么时候?!再不说给我拉出去!”局长翻开名册乱指一番:“这个这个,可能是……”“你看看,你看看,这、这、这个这个也可能是……”

  疲劳轰炸的审讯日以继夜地进行。瞌睡虫叮到每个人头上,处长像鸡啄米一样地不断点头,每点几下,就拍下桌子,顺口喊句:“说!”被讯者在连连不断的哈欠间,胡乱地在名册上指指点点。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