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如何整“媒体”
2015-04-10 11:27:29 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

  如今的媒体,形式之多前所未有,电视、电台、报刊、网络等,时刻充斥在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中。最近两年,由于网络中微博的兴起,甚至出现了自媒体。形式的多样,给国家对媒体的管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人际的交谈中,网络中的彼此攻击日益泛滥,渐渐已开始出现成灾现象,但是管理极难,一些武断的“河蟹”做法,使得很多人都颇有微词。在此我们先不谈如今对媒体管理的合与不合,看看袁世凯当年是怎样整媒体的。

  那时的媒体形式极其单调,只有报刊声势极重。在当时办报的地方称之为报馆,那些媒体从业人员被称为报人。

  我们回看辛亥革命,数数那些元老如蔡元培、于右任、章太炎等等起初多是些报人。在推翻清王朝的路上,报刊于其的能量,不亚任何一场起义。在辛亥革命中,一个王朝的结束,仅是短短的几个月,摧枯拉朽般的速度快的让人不可思议。许也是因为此,民国初建,全国之媒体就如雨后春笋,陡然间冒出许多,其形势前所未有。

  从1911年武昌起义开始,全国报纸由一百多家猛增至五百多家。不看其他,就看这个数字,便足以看出当时报刊的发展是何等的兴旺,而这段时间在新闻史上也称其为“报界的黄金时代”。

  全国上下,参差不齐的大小报刊间,互相竞争是免不了的。而新闻的命根就在“新”,谁占领了消息的最前沿,谁的报纸自然就会买的好,谁就能赢。所以,由于此时的报纸彼此间的竞争,先后出现了“早刊”、“晚刊”等形式,可谓花样叠出;更有甚者,每每接到电报之后便立即刊印,称之为“号外”。这种新闻传播的效率,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下,着实快的让人汗颜。在当时各报馆的竞争中,由于观点、立场的不同,经常出现彼此殴打,砸毁报馆之事,实在有些不可思议。“新闻自由”在当时可谓如日中天。

  就在这一切都生机勃勃之时,袁世凯上台了。要知道袁世凯为何要苦心积虑的逼退皇帝来帮助“革命”,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自己当皇帝。而此时的报人多是向往民主,号召共和之人,这与袁世凯的初衷产生了很大的出入。

  有了出入,就得治;你不听话,我就打。

  袁世凯的路线是很“清晰”的,只要不听话,就收拾。在北京捣了《中央新闻》,在天津,直接收拾了报馆《民意报》。之前被逼参加辛亥革命,后来身居副总统的黎元洪收拾报馆更是“自成一家”。《大江报》的主编凌大同让黎元洪扣上“专取无政府主义”的名头被斩,《大江报》随即被封。继而《民新报》、《民听报》、《群报》、《帝民报》、《民哭报》、《民言报》等也都被相继查封,手段很是厉害。福州当时有份《民心日报》的刊物,因揭露了当地官员的不法行为,也被查封,发行人被下令“通缉”。在湖南,《大汉民报》因对军人批评了两句,立马就被捣毁。在四川,风头同样丝毫不弱。《蜀报》的记者朱山因一个“企图炮轰都督府”的罪名被砍头。如此“莫须有”的罪名也是其草菅人命的手段,足见之狰狞面貌。当然《蜀报》跟着被封是必然的。其后《四川公报》、《中华民国报》、《蜀醒报》也相继被捣毁,查封。《中国日报》的记者黄世仲因对政府不满,陈炯明就将其杀害。《公言报》、《佗城报》为黄世仲说了两句话,发行人陈听香就付出了生命代价。凡此种种,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不知一时有多少此类事件发生,人未死,报未封者,实在是极少数中的幸运者。举国上下的报人,无不个个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可这并不是袁世凯的最强手段,狠的还再后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