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李光耀:逃过日军屠杀、致力推翻殖民统治
2015-04-10 11:18:00作者:丘濂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评论:

  “我来到这个世上,并不是为了探索什么生命的意义,更不会对这个深奥的问题发表长篇大论,我的生命的意义就是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一直是尽力而为,所以我很满足,没有遗憾。”2015年3月23日,政治强人李光耀走完了他的人生。

  最后的时光

  "最后一片叶子,将在什么时候飘落?"在2010年9月和《纽约时报》记者的对谈中,87岁的李光耀进行了不同以往的思考。除了讲他如何挣扎奋斗将新加坡这座资源匮乏的小岛建设成繁荣富有的国家,他也谈到了年龄和疾病给他带来的各种疼痛。他罹患周边神经病变,令他腿部功能受破坏,行动不便,需要每天使用3次跑步机来练习。

  情况更糟一些的是李光耀的太太柯玉芝。她两年前因中风卧床不起,不能动弹,也不能讲话。"每天晚上,我跟她说话时,她都知道。她为我保持清醒;我跟她聊我白天的工作,给她读她最爱的诗歌。"李光耀打开一个大表格,上面记着他的阅读书目,有简-奥斯汀、鲁德亚德-吉卜林和刘易斯-卡洛尔的小说,也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李光耀说,他那时候一直在读基督教的婚誓,为这句话所打动:"无论生病或健康,无论境遇好坏,相亲相爱,相互扶持、相互珍惜,至死不渝。"

  一个月后,发妻柯玉芝还是离他而去。在电视机前,新加坡人看到这位开国领袖用缓慢而模糊的声音读出对亡妻的悼词:“我们在一起的63年,我有珍贵的回忆。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她为我和我们的孩子奉献一生。我需要她的时候她总是在我身边。”画面上,他只是个孑然一身的老者,神 色悲伤。

  新加坡著名的作家兼社会批评家林宝音这样描述李光耀,“专制独裁、务实、少动情”。的确,李光耀几乎不会当众暴露心中的脆弱。上一次还是在1965年,当李光耀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宣布独立时,他当着众人的面怆然泪下。

  2011年5月,李光耀正式从内阁资政的位置退休。他继续一种规律的生活:早上起床后,先要把电子邮件清理一遍,然后读当天的报纸;午饭后,他会出门去 位于总统府的办公室,处理一些文件;下午和傍晚,他有时候会有采访安排;在见完记者之后,他会找中文老师学一、两个小时的中文。李光耀坚持去见不同的人。 除了以前的老朋友和各国政领导人,他还会找机会和那些来自其他领域的人聊天,学者、记者、企业家或者普通人他都不介意。他相信,如果想要保持眼界开阔,跟 上形势的变化,去见不同的人是必须的。

  李光耀认为自己已经很少再干预政府事务。至少,是比之前他还担任职务时要少很多。偶尔他强烈反对某个提案的时候,会和总理李显龙直 接来讲。有一次,李光耀听说一个提案是建议政府考虑重新开闽南话、粤语等方言的广播频道,因为在新加坡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所有人都会说普通话了,现在可 以重开方言电台让老一代人找回原来的感觉了。“我表示了反对。因为我在当总理的时候我为了关停这些方言电台,付出了很大代价。”

  与此同时,他在进行《李光耀观天下》一书的写作,这也成为他人生中出版的最后一本书了。此书主要收录了他对世界大国和国际趋势的分析与见解,其中六章分别论及中国、美国、欧洲、东南亚,以及中东等国家或地区。它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专辟一章来谈论死亡。他已经准备好了:

  “能活着很好,但是人终有一死。年轻的时候,谁愿意去考虑死亡?但是我已经89岁了,我必须要直面这个话题。我一直在想的是,我如何死去。我生命的终结 是伴随着心脏突然停跳,还是长期卧床不起,慢慢耗尽?我当然希望来快的......我来到这个世上,并不是为了探索什么生命的意义,更不会对这个深奥的问 题发表长篇大论,我的生命的意义就是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情,而且我一直是尽力而为,所以我很满足,没有遗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