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命题:“打虎”之后的改革
2015-03-14 10:03:49作者:王学斌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错位”:最高层权力结构不稳固

   不过到咸丰朝,这种权力架构开始出现松动。登基后第三年,咸丰就打破祖制,允许大股东之一的六弟恭王入值军机处。虽然恭王甚堪重任,朝局气象一新,但咸丰担心其坐大成势,威胁自己的控股权,于是一年半后即解除六弟一切职务。不过七载之后,咸丰北逃热河,身患重疾,实际大权旁落于以肃顺、端华、载垣等为首的“八人帮”手中。尤为值得注意的是,端、载二人俱为铁帽子王,久被闲置的大股东们再度染指最高权力。按照《剑桥晚清中国史》的推测,肃顺诸人虽“赞襄一切政务”,但由于事出突然,尚无先例,他们“所受的权力既不能被解释为顺治帝未成年时多尔衮的那种摄政,也不能说成是康熙帝未成年时鳌拜及另外三大臣的辅政”。可以想见,“八人帮”“在怎样抬高他们的作用这一点上未能取得一致意见。肃顺在他们之中最为机敏,但又是地位较低的宗人,绝没有资格当摄政”。悖论即在于,原本最有潜质成为摄政之人的肃顺,却偏偏不是大股东,而端、载二人又难堪此任。

   当然咸丰并没有病糊涂,于弥留之际,他一面任命八人为顾命大臣,一面又将“御赏”和“同道堂”两枚随身私章赐予慈安与同治皇帝,二人可凭印章对决策实行否决权。也就是说,顾命大臣若想合法使用代替“朱批”的玉玺来颁布上谕,必须求助于两宫太后。咸丰的理想设计,大概是希望双方通力协作,以保证政事的顺畅进行,同时这貌似亦是能确保同治小皇帝平安接班的唯一途径。因此当时朝政的运作形式,既非“八人帮”一家独大,也非两宫垂帘独裁,而是“垂帘辅政,盖兼有之”的暂时制衡。显而易见,对于本已宿怨颇深的双方而言,这种最高权力由两家分摊的局面无法长久,结果矛盾趋于升级,最终导致两宫联手恭王,打掉“大老虎”肃顺等人,开启了幼帝双后、叔嫂共治的洋务新政时代。

   奈何此阶段清廷的最高权力架构依旧错位,甚或是一错再错。

   平情而论,“打虎”之后所形成的权力格局,既偶然,又必然。1861年12月25日,帝师翁同龢来到养心殿,平生首度见识了“垂帘听政”的阵势:“两宫皇太后垂帘,用纱屏八扇,黄色。皇上在帘前御榻坐,恭邸立于左,醇邸立于右,吏部堂官递绿头签,恭邸接呈案上。”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翁“仰瞻阙廷,俯览禁闼,不自知其悲来横集也”。此中情绪,或与御座后面那扇几乎透明的令人生畏的黄色屏风有关。垂帘听政自古有之,太后临时代理国家政事。不过历数前朝垂帘往事,教训总大于经验。垂帘听政极易造成两种结果:后弱,则重臣操权,如南宋杨、谢两位太后;后强,则皇权旁落,西汉吕后及唐代武则天便是典型。熟谙古史的翁同龢,恐怕胸中未尝无此担忧。毕竟先帝暴卒,幼帝冲龄,在如此偶然的情形下,两宫可谓骤然崛起。但她们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搞垮肃顺等人,替同治执掌中央控股权,又绝非泛泛之辈。

况且更为复杂的是,权力架构中又平添了叔嫂共治的新剧情。肃党“崩塌式倒台”的最大赢家非恭王莫属,新一届军机处班子皆是其亲信,改革派暂居优势。因打虎有功,恭王遂集万千恩宠于一身。两宫先是打破祖制,封其为议政王。又任命其出任军机大臣和宗人府宗令。时隔一周,两宫又以幼帝名义,赐给恭王世袭罔替“亲王”爵位,亦是违背常例之举。两宫如此重赏恭王,本意无非望其感谢天恩,忠心辅佐小皇帝。然而这却恰恰使得本已错位的权力格局愈发倒置。须知,作为一国之君,同治皇帝控股名正言顺,太后垂帘即意味着两位本无资格染指股份的妇人却替小皇帝暂代控股大权,而权势煊赫的恭王作为大股东,其距离    况且更为复杂的是,权力架构中又平添了叔嫂共治的新剧情。肃党“崩塌式倒台”的最大赢家非恭王莫属,新一届军机处班子皆是其亲信,改革派暂居优势。因打虎有功,恭王遂集万千恩宠于一身。两宫先是打破祖制,封其为议政王。又任命其出任军机大臣和宗人府宗令。时隔一周,两宫又以幼帝名义,赐给恭王世袭罔替“亲王”爵位,亦是违背常例之举。两宫如此重赏恭王,本意无非望其感谢天恩,忠心辅佐小皇帝。然而这却恰恰使得本已错位的权力格局愈发倒置。须知,作为一国之君,同治皇帝控股名正言顺,太后垂帘即意味着两位本无资格染指股份的妇人却替小皇帝暂代控股大权,而权势煊赫的恭王作为大股东,其距离御座实际仅一步之遥,难保无丝毫非分之念。说穿了,彼时的情形是:该控股的人没有控股,不该控股的人却控股,想控股且有能力控股的人看到了控股的希望。于是此等犬牙交错的态势,注定了叔嫂之间必须经过一场激烈的“排位赛”,来最终确立各自在最高权力结构中的序列与地位。因而发生于同治四年(1865年)春天的“罢黜恭亲王”事件,标志着慈禧最终将控股权牢牢攥在手心。以往世人多把此事件归因于慈禧强烈的权力欲望,似略显偏颇,若制度设计上不出现最高权力格局的严重错位,西太后亦无法借此漏洞揽权。故一定程度上讲,这是不稳固的权力构架发展的必然结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