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的黑历史
2015-03-09 16:06:50 来源:南方周末 评论:

  迪士尼公司与时俱进,新公主电影大获成功。但是,改编童话也可以是孩子们的日常生活

  “从前有一只小兔子,她的名字叫Titi。她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姐姐……”几乎每一天,我给女儿讲故事都这样开头。这是她给定的两个主角,小兔子的原型是她的一个绒毛玩具,而姐姐的原型就是她自己。我时常来不及做什么准备,讲了开头就不知道怎样接下去了。

  “今天她们去哪里玩呢?”于是我问女儿。“去森林里散步!”女儿说。看来今天轻松了,森林是个好地方,无数的童话故事都发生在那里。我一边描述景物,一边构思故事:“这是一个秋天,森林里落叶纷飞,阳光透过枝叶照在地面上……”

  “她们的魔法棒响了!”女儿对我用景物描述来拖延时间不耐烦,她急于进入情节。我只好跟上:“嘟嘟!嘟嘟!——她们随身携带的魔法棒发出了警报。‘姐姐,有情况!’Titi说。‘嘘——,Titi,仔细听!你以前听到过这样的响声吗?’姐姐问。”这时我已经想出了情节,怕被女儿岔开,抢着讲下去:她们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警报,于是沿着声音来到阴森可怖的密林深处,刨开厚厚的枯叶,发现一个古老的小屋,床上躺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我知道了,睡美人!”女儿说。她已经听过这个故事,我不能简单地重复,必须讲出新的内容,她才肯放过。“是的,一个公主。这个公主死了吗?”我问女儿。“没有,她睡着了,女巫的魔咒。”“睡着了和死了有什么不同?”女儿想了想说:“睡着了还会呼吸。”“还有呢?”“还会做梦。”我寻思着怎样利用这些元素。

  “对了,睡着了但还能做梦!”我说,“你想,一个人睡在森林里,被树叶盖住,会有人去救她吗?不会,她必须要做些什么。”于是,睡美人历经几百个寒暑,坚持着不要死去,靠的就是努力做梦,在梦中发出呼救信号。她相信终有一天,人类会接收到梦的信息。遗憾的是,到今天我们还不能,还得靠古老的魔法棒发出警报。但是,只有了解女孩的姐姐和Titi,才能收到这个警报。

  “姐姐读过很多童话故事,她知道怎样做。”我说。女儿接着说:“吻她!”

  女儿并没有看过安吉莉亚·朱莉主演的《沉睡魔咒(Maleficent)》。在这部改编自《睡美人》的电影里,女巫因爱受伤,发出魔咒,随后看着公主成长,对她萌发爱心,最后是女巫一吻解除了魔咒。电影《冰雪奇缘》中也设置了一个真爱之吻的悬念,结果拯救性命的是姐妹之爱。但女儿当时太小,什么都没看懂。女儿在生活中的朋友多为女孩,她们告别时总是亲来吻去的。真爱之吻来自同性,对她来说更能理解。

  这两部电影中有三位王子,但他们不再是拯救者,而是两个坏人和一个伪善者。女子自我认同,自我解放和自我救赎,结果也拯救了迪士尼和好莱坞。《沉睡魔咒》全球票房超过3亿美元。《冰雪奇缘》更是成了“冰雪金库”,全球票房达12亿美元。迪士尼刚刚发布消息说,它的主角造型玩具娃娃大受欢迎,在市场上打败了芭比娃娃。

  商业公司与时俱进,生财有道。但是,改编童话不必依靠这些大制作,它可以是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在中国有一个魔咒叫“尊重经典”,认为老祖宗的东西不要轻易改动。如果是研究文学史,这种说法有它的道理。但是就讲故事而言,所有的童话都在变化之中。《睡美人》在欧洲就有很多版本,较早的一个意大利版本,是一个包含强奸、三角恋、食人、酷刑的变态故事。17世纪法国作家夏尔·佩罗将之大幅度改编,但仍然有强奸和吃人的情节。19世纪德国作家格林兄弟进一步改编,成了因美丽获得真爱的故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