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时期毛泽东常吃的野菜是什么?
2014-12-12 16:08:59作者:邸延生 来源:凤凰网历史 评论:


  本文摘自:《历史的真知——“文革”前夜的毛泽东》,作者:邸延生,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在此期间,毛泽东继续认真筹备着即将召开的党的八届九中全会……

  1月11日,是太平天国起义110周年的纪念日。

  这天,经毛泽东多次关注的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在曾经作为太平天国首都的南京成立。

  次日,在返回北京的飞机上,毛泽东给他的秘书、中央政治研究室副主任田家英写了一封信,要他组织三个组分别到浙江、湖南、广东省的农村去搞调查研究。

  飞机在飞行中,透过舷窗向外望去,万里云天一片缭绕;毛泽东坐在窗前默默地吸着烟,心潮起伏犹如机舱外的云海,久久不能平静……

  1月14日至18日,回到北京后的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了党的八届九中全会。

  会上,毛泽东多次讲话。他说:

  “做工作要有三条:一要情况明,二是决心大,三是方法对。这里情况明是第一条,这是一切的基础。情况不明,一切都无从谈起,这就是要搞调查研究。

  “我们党有实事求是的传统,就是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跟中国实际相结合。过去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调查研究比较认真,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情况明了,决心就大,方法就对,解决的措施也较有力。这些年来,这种调查研究工作不大做了。我们的同志不做调查研究工作,没有基础,没有底,凭感想和估计办事。只有正确的方针政策,但情况不明,决心不大,方法不对,还是等于零。郑州会议讲不能一平二调,方法是对的,说不算账,不退赔,这点不对。上海会议十八条讲了要退赔,紧接着我批了浙江、麻城的经验报告。1959年三四月,我批了两万多字的东西,现在看来,光打笔墨官司,不那么顶用。他封锁你,你情况不明,有什么办法?那时省委地委的同志也不那么认识‘共产风’的危害性。有的同志讲郑州会议是压服,不是说服,思想还有距离,所以决心不大,搞的不够彻底……

  “请同志们回去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把握,就不要下决心,调查研究这种事极为重要,要教会许多人。1961年要成为调查研究年,搞一个实事求是年。

  “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能那么急,十分急搞不成,要波浪式前进。明后年,搞几年慢腾腾,搞扎实一些,然后再上去,指标不要搞那么高,把质量搞上去……

  “要提高管理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要缩短工业战线,重工业战线,特别是基本建设战线。要延长农业战线,轻工业要发展。重工业除煤炭、矿山、木材、运输之外,不搞新的基本建设。”

  会议进行中,毛泽东把发生在农村里的一些事情上升到了“阶级斗争”的高度:

  “凡是问题比较大的地方,领导权被地、富、反、坏分子篡夺了,实际上是打着共产党的招牌,干国民党地主阶级的事情,是国民党、地主阶级复辟。对政权被敌人篡夺的,要进行夺权斗争。”

  1961年1月,毛泽东同陈云交谈。

  毛泽东还讲了以下的话,更为在座的一些人始料未及:

  “我们党内也有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利益的人!”

  全会听取和讨论了李富春做的《关于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情况和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重要指标的报告》,正式批准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

  全会审议的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重要指标,农业总产值为655亿元,粮食产量为4100亿斤,棉花3200万担;钢产量为1900万吨,煤产量为43600万吨。

  会议进程中,中央为了加强对地方的统一领导,决定成立6个中央局——陶铸任中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任东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任西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任西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任华北局第一书记,柯庆施任华东局第一书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