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官场已有“小金库”:少的也有数千两银子
2014-09-24 16:27:32作者:佚名 来源:中新网 评论: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佚名,原题为:《清代官场已有“小金库”:少的也有数千两银子》

  “小金库”在清代官场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地方政府乃至皇宫大内几乎都有“小金库” 。那些“小金库”给部分特权人士联络、办事提供了方便,满足了他们的私欲,但却导致了国家财产的流失,滋生了众多腐败,且加重了百姓的负担。

  清代地方政府的“小金库”很公开

  清代地方官都有正俸和养廉银。而他们的“小金库”多寡则视官员权限、搜刮能力而定,少的数千两,如知县一级。

  “有曾任直隶之涞水令者,言涞水每年收牛羊税,计共六百两,报销仅十三两,而藩司署费二十四两,道署二十两,州署十四两,于皆官所自得。”(《清稗类钞》)从这里看出,光“牛羊税”一项,涞水县令便有529两银子纳入本县“小金库”。“又月领驿站费三百两,其由县给发,不过五十两,则每年获数千矣”。这项“驿站费”,知县又可得到3000两左右银子。同时,县里还有税契每年也进账几千两银子。如此算来,一个知县的“小金库”最少能有好几千两银子。

  《清稗类钞》又补充记载:“直隶州县,多恃骡马税……计南宫一县,外收至三四万,而交官不及半,至报部不过数百金而已。”这么一算,南宫县的“小金库”每年当在万两以上。

  清代地方的藩司、粮道都有税收大权。他们的“小金库”就更可观了。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张集馨担任了当时有名的“肥缺”陕西督粮道。他一上任就发现前任方用仪在交卸之前,其家人提取、倒卖了粮库里的四千石麦子。但他毫无办法,只得贴补上亏空了的四千石麦子。不过,他是借债做盘缠从北京来陕西上任的,这补前任亏空的钱理所当然便是从其陕西督粮道的“小金库”里支取。而据张集馨记述,当时陕西督粮道的“小金库”一年是三四十万两银子。除了请客、送礼、打点官场之外,其他的都落入陕西督粮道本人腰包,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作为清代地方最高军政长官总督,“小金库”数额一般来说都在十多万两以上。两江总督堪称当时“封疆第一肥缺”,这“肥”就肥在它的“小金库”上。清人笔记《水窗春呓》中,有关清代中期各地高官“油水”多寡的记载,说:“督以两江为最,一年三十万。”这三十万两白银便是两江总督可以支配的“小金库”收入。

  清代地方的总督、巡抚都有关税、盐务津贴,也就是“浮收”的关税、盐税,那也是“小金库”的最重要来源。正如张集馨所说:“监司大员行同市井……余居是官,心每不安,虽非勒折,确是浮收。”所以,清朝地方官场都有“小金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清代俸禄的微薄、吏治的腐败、官员的贪婪、京官的索贿,等等。

  晚清淮军、北洋新军的“小金库”很有名

  晚清的军队也有“小金库”。“淮军自始至终,每年皆发饷七关有半……先以解款不到而致欠饷,既到,不以发饷,遂积成巨款。”这笔巨款就成了典型的淮军“小金库”(《异辞录》)。

  这个“小金库”一直供直隶总督李鸿章提用。李鸿章去世时,淮军“小金库”里还有五百余万两银子——这都是淮军士兵的卖命钱——这笔钱最后被“项城(袁世凯)用以扩充新军,至六镇之多”。

  其实,在晚清军队中,各营军官几乎都在不同程度地克扣士兵饷银入“小金库”。这也是当时清军缺乏战斗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异辞录》记载,庆亲王奕劻掌权时,每年王府开销要三十余万两银子,亲王俸禄远远不够,怎么办?“邸(庆王府)中用度不足,咸知取诸北洋,然究于何项开支,何人过付,无人能测也。”其实这笔钱就来自于北洋新军的“小金库”。北洋新军继承了淮军传统,“(新军)六镇每月皆有截旷之饷不下三四万”,皆进了北洋新军的“小金库”。而且袁世凯还用活了这个“小金库”,每年都不动声色地进献给庆亲王三四十万两银子!说到这,您或许豁然开朗,明白为什么庆亲王那么重用、提拔袁世凯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