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改革理论家的没落
2014-09-20 14:58:13作者:王学斌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同治元年九月十七,曾国藩收到冯之抄本。其“粗读十数篇,虽多难见之施行,然自是名儒之论”。曾氏认为冯之改革理论不易实施,恐怕有两层意思:一是感觉主张过于超前,不在时人心理承受范围之内;二是慈禧、恭王刚掌权不及一载,政治趋向尚不明朗,若此时贸然呈上这部改革总方案,极有可能无果而终,同时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曾氏在回信中称赞冯书“为嘉道以来治国闻者所不及”,一方面又命人誊写副本,分发给身边幕僚,让他们进行点评,提供反馈意见。曾之心腹赵烈文于次年拿到稿本,连日仔细研读,逐条剖析,既有赞赏,亦有批评,特别是驭夷之法,可谓道出赵氏心声:“中国宜乘此急求自强之术。此条精论不刊”。另一幕僚周腾虎认定冯的改革理论“是今日第一要策,亦是今日第一至文。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是文流布,中兴伟业即于此而可卜矣!”

  经过集思广益,幕僚们大致断定冯氏改革理论甚为可取,应尽快以内参形式呈给两宫及恭王。然曾国藩却依旧等待时机,迟迟不肯出手上呈。这一放便是三年多。其实早在书稿问世之初,冯之好友吴云就曾指出该作“间有语涉太激、过触忌讳处”,希望其继续修改,莫急于刊布。随着中央改革意向的趋于明显,曾国藩最终确定“目下中外之患,洋务最巨”,故大规模改革势在必行,是该让中央了解冯氏改革理论的时候了。不过,一贯做事谨慎的曾国藩,仍担心以自己名义递折会招致朝堂非议,于是他采用迂回策略,将《校邠庐抗议》寄给挚友李棠阶,由其代为转呈。之所以选择李棠阶,其奥妙在于李身为军机大臣,易于同两宫、恭王沟通,且其被视为亲慈禧的理论家之一,同时又认同恭王的改革大计,实乃不可多得之中间人。故由李向两派势力推荐冯书,较之旁人,把握性都大。

  李棠阶对此书亦非常重视。同治四年五月拿到书稿,其便利用闲暇认真翻阅,认为冯的主张“多可采,其说夷务,尤裨时用”,“虽不尽可行,而留心时事,讲求实用”。最能引起其内心共鸣的,即淘汰胥吏的建议。李对衙门胥吏横行早已相当不满,遂有荐书之意,然这一年既是李生命最后一年,亦是其最心焦之一年。前有慈禧罢黜恭王事件,紧接着僧王战死,捻患弥漫,李“一事稍有未安,辄忧形于色”,终积劳成疾,与该年十一月病逝。呈递《校邠庐抗议》一事,因之似泥牛入海,不幸搁浅。而力倡改革的恭王、文祥等人始终无缘一窥冯氏之改革理论。

  同《校邠庐抗议》一书的命运大相径庭,横井小楠的《国是三论》成为日本藩政改革的指导性著作,其鼓吹的“取智识于万国,裨益政教”“凡地球上可称善美者,悉取为吾有”,渐成日本人积极响应西学东渐的精神主调。在横井思想的激励下,后起的加藤弘之、神田孝平、西周、津田真道、佐久间象山、福泽谕吉等思想家纷纷出国考察,将明治维新的改革理论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迟来的庙堂讨论

  距《校邠庐抗议》问世37年后,也就是百日维新期间,在帝师翁同龢之力荐下,光绪皇帝下令将该书印制一千册,发给部院卿司堂司各官广泛讨论,并要求官员“悉心覈看,逐条签出,各注简明论说,分别可行不可行,限十日内咨送军机处,汇覈进呈,以备采择”。此次庙堂上下的讨论效果甚佳,官员们通过阅读冯著愈加意识到改革之紧迫性,并展现了各自的见识,不少人感叹此书“诚百世不刊之论,发聋振聩之说”。此时,冯已去世14年。

  然而,大败于日本后的局势,已非当初遭受英、法侵扰时所能比拟,世易时移,理论亦随之更新嬗替。冯氏改革方案已沦为明日黄花,无补于事。正所谓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同时代中日改革理论家学说结局之差异,已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两国日后的国运走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