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改革理论家的没落
2014-09-20 14:58:13作者:王学斌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变局已定,绝无逆转之可能,依冯氏观察,因应之策唯有内行变法,外采西学而已。得益于长期在官场和基层打拼的阅历,冯氏的变法主张十分全面。政治领域,他提出改革官员升降机制、废除繁例、回避制度以提高行政办事效率、改变人才选拔形式、淘汰胥吏以更新官吏素质、通过高薪养廉遏制普遍贪腐现象等等举措;军事领域,冯主张停办武试、广泛制作西方武器;经济领域,其建议设计漕运、盐政、土贡、农桑、矿业、赋税、水利、河道、厘金诸多方面;社会管理领域,冯聚焦于户口改革、贫民救助、崇尚节俭、基层组织建设上面;教育领域,除了要求科举改革、提高教师地位外,冯还提出创办外语学校,于当时可谓独树一帜。

  对于每个问题,冯皆考其流变、辨其症结、开出药方,可谓系统到位。当然,身处大变局之中,如何对待西学,则更能体现理论家的水平。经过对沪上各国租界的细心考察,冯氏认定中国较之西方诸国,存在六大“不如”之处:“人无弃材不如夷”、“地无遗利不如夷”、“君民不隔不如夷”、“名实必符不如夷”、“船坚炮利不如夷”与“有进无退不如夷”。因此,采纳西学,就不仅仅停留在器物层面,而应借鉴其制度成果,即社会管理、人才教育、干部选拔、民情上达等领域,这不啻是对其师友林则徐、魏源等“师夷长技以制夷”理论的一大突破。值得关注的是,为了论证引进西学与进行变法之间的内在联系,冯提出了“鉴诸国”的理论,即“诸国同时并域,独能自致富强,岂非相类而易行之尤大彰明较著者?如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不更善之善者哉?”可以说,这恰展示出冯桂芬的空间意识与世界眼光,唯有对外开放,融入世界,才能走向独立富强。

  须知道,设计改革方案既是理论工程,又是项技术活,尤其在举国闭塞的氛围中,如何缓和与消解人们对改革的疑虑、对西方的误会,亦颇费思量。冯氏的策略无外乎八个字:惟善是从,远近兼顾。于《收贫民议》开篇,冯即指出“法苟不善,虽古先吾斥之;法苟善,虽蛮貊吾师之”。前半句重在除旧,后半句倡导开新。其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政法不符合当下时代要求,即使是祖制也要摒弃;如果学说正吻合中国改革之所急,就算是西方的也当虚心学习。

  应该说,冯氏这部著作奠定了其改革理论家的地位。与庙堂之上陈义甚高却无补于时局的倭仁、吴廷栋等御用理论家相比,冯的主张接地气,易落实;同官居一方埋头做事而无瑕于研究的曾国藩、李鸿章等各省督抚们相较,冯的理论有深度,成体系。无论何时何地的改革,都需要这种类型的理论家。

  在撰写著作之余,冯桂芬亦时刻关注领邦日本的动向。当日本被迫与美、荷、俄、英、法签订不平等的《神奈川条约》后,其追摹西方的进程极快。对比本国,冯对此情形深表担忧:“日本亦驾火轮船十数,遍历西洋,报聘各国,多所要约。诸国知其意,亦许之。日本蕞尔国耳,尚知发愤为雄,独我大国将纳污含垢以终古哉?”就在这场日本学习西方的大潮中,横井小楠撰写《国是三论》《攘夷三策》,建构了一套富国与攘夷并举的理论体系,通过政治体制、军事海防、开国通商诸领域的改革,来寻求一条摆脱侵略之路。应该说,冯与横井的改革方略都较为系统,处于彼时理论前沿,属于伯仲之间。

  书稿似泥牛入海

  起草改革方案的目的,自然不是藏之名山,以俟后人,而是尽可能短时间内上达高层,公布实施。冯桂芬写定初稿后,立即手抄一份寄给两江总督曾国藩,希望其作一序言,并代为推荐给中央领导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