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众文化:强权游戏催生冷血看客
2014-09-05 09:01:37作者:余世存 来源:凤凰网 评论:

  著名学者余世存从人类文明史角度对“示众文化”进行了解析。在文明史上,“示众”担当的功能主要是惩罚,其次是教育,东西方人不约而同地发现了“示众”的功能,它利用人性深处的羞耻心,使人“浪子回头”“知错认错”。示众是权势者的杰作,这种游戏只能培育冷血的看客,当一个社会混浊得只能将苍蝇蚊子示众时,示众就显得滑稽,也才会造成连绵不绝的“子民文化”与“类人孩现象”。

  “示众”有悠远的历史,在文明史上,“示众”担当的功能主要是惩罚,其次是教育,“杀鸡给猴看”、“以儆效尤”。我们看示众现象,多半发生在战争、政治、司法、教育领域,它的威慑力、它唤起“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的羞耻心,都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重大的示众事件,大概是东方农耕文明的“战神”蚩尤及其部将们死后的遭遇。据朱大可先生的叙述,西北游牧部族的领袖黄帝将蚩尤囚禁起来,把他的皮剥做箭垛,让天下百姓都来练习射箭;还剪下蚩尤的头发(这是一种极大的羞辱)高挂起来,称为“蚩尤旗”,让老百姓远望都感到恐惧;再把蚩尤的内脏掏出来做成皮球,叫百姓都来踢球。第二次重大的示众事件,大概是江浙一带的防风氏迟到的经历,治水英雄大禹请大家聚会,同样是治水英雄的防风氏晚到,大禹就将防风氏杀掉,这种示众立威的作用是明显的,它使“争先恐后”成为一种集体心理意识,当《易经》的“比卦”定辞的时候,人们就立马想到防风氏的遭遇,比卦的系辞是,“不宁方来,后夫凶。”。即使粗读中国史的人,都会由此联想下来。

  中国漫长专制王朝中的“示众”太多了,到后来,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变本加厉,升堂入室。“朱元璋时代”可以随意羞辱朝廷重臣,可以把贪官的皮剥下来供下任官员使用。真正实现了皇帝一人外皆奴才的典范;“雍正时代”以皇帝之尊将臣民的罪状以及皇帝的批语发布全国。后来时代照猫画虎,政治治理、司法手段、教育模式等等全部求助“示众”来解决。失去创造力的民间则成为官家的副本,皇帝在朝堂上将大臣“示众”,百姓在自家祠堂里惩罚,甚至直接将人当众“沉塘”。

  由于鲁迅等人的揭示、提撕,中国人对“示众文化”的反省是深刻的。百年来的中国启蒙,使我们知道,没有人的现代化,没有人格的尊严,我们不过都是“示众的材料和看客”。鲁迅说过,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遗憾的是,由于鲁迅的强调,以及现代以来更为荒唐的示众现象的发生,如夫妻反目、父子相告,“揭老底战斗队”、“人肉搜索”的出现,公审大会、报刊、广播、电视的介入,使得我们很多人错以为“示众”是中国文化的特色。本尼迪克特认为,东方文化是“耻感文化”,西方文化是“罪感文化”。我们很多人对此结论深信不疑,甚至得出必然推论,“示众”无疑是最具有“耻感文化”特色的执法手段,所以受到中国人的青睐。这其实也是一种误解。

  “示众”也是西方人曾有的手段,在西方文明史上也层出不穷。著名的古罗马斗兽场虽然有多种功能,但“示众”无疑是其中之一。罗马皇帝塞维被打死后,尸体被扔到大街上示众,并且有马车倾轧;克伦威尔的尸体则是从棺材里拖出来枭首示众的;布鲁诺是被示众烧死的;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著名作家霍桑的《红字》也是涉及“示众”;还要令人色变的断头台、绞刑架……至于示众意味极强的“鞭刑”,英国人到1948年才废止,而当今世界仍有十几个国家实施这一刑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