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分裂分子新疆造骚乱 邓小平亲派谁解决?
2014-08-20 16:54:23 来源:凤凰卫视 评论:


王恩茂  资料图

本文摘自凤凰卫视8月16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郑浩:1949年10月,沿着哈密瓜的芬芳和各族人民的欢呼声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团二军、六军抵达乌鲁木齐,和平解放的阳光,照亮了天山南北,但此时的新疆却犹如大病初愈的病人急需食物来恢复体力,美国驻乌鲁木齐副领事马克南在撤离时曾经预言,共产党的军队将会饿死在新疆,马克南只看到了新疆的贫困,却不知道二军和六军曾经在中共备受经济封锁的时候用大生产的丰收成果摆脱的生存危机。而当时带领二军深入新疆南部的王恩茂正是当年在359旅开创了南泥湾大生产的典范,因为王恩茂的到来南泥湾大生产的宏大场景又在新疆重现,也拉开这位共和国的封疆大吏与新疆的不解之缘。

  解说:1950年春天,南泥湾大生产的宏大场景又在新疆重现。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塔里木盆地、准葛尔盆地及伊犁河谷,拉开了新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农业生产序幕。新疆军区的一号命令要求驻疆部队全部参加开荒生产,不能有一人站在劳动战线之外。

  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的这张《军垦第一犁》照片就是在喀什荒原上拍摄的。

  王步苍(乌鲁木齐军区原副参谋长):王书记和我们在一个地方开荒,他也跟我们吃一样的饭。

  谭铸新:(王恩茂秘书):王恩茂自己用手去搓把粪和土发酵的东西拿手搓,搓碎以后撮一点放苗的周围。他这一搓郭鹏、左齐像我们这些小萝卜头子也这样搓。

  解说:每天开荒16个小时,伙食状况愈来愈差,在玛纳斯河畔每人每天只能供应200克粮食,驻北疆部队的13万军人和2万匹军马几乎都处于断粮缺草的状态,驻扎在阿里地区的进藏先遣连靠打猎为生已经坚持了近200天。与此同时,8问部队住在原始洞穴般的地窝子里还有3万人住在简易的行军帐篷中,衣食住行的简陋已经达到了极限。

  这年年底,战士们在荒原上收获农作物总产量1789万斤。到1952年,新疆部队开荒800万亩,还建成了95个半机械化和马拉犁农场,战士们用3亿2千6百万公斤的粮食大丰收缓解了新疆各族人民的饥饿之苦。

  谭铸新:开荒开的手攥不拢,笔拿不住,在那种情况底下,王恩茂同志每天晚上还坚持学习,在3月份春耕大忙的时候写出来《关于新疆宗教问题的请示报告》,在5月份又写出南疆社会调查,我每天晚上睡觉时候,总看见他屋里的灯光还亮着。

  解说:那段日子里,王恩茂白天指挥南疆的开荒生产,晚上又到各个村庄里做社会调查。迅速掌握社情,是他在战争年代养成的习惯。

  谭铸新:调查研究的时候,每年只能啃干粮喝凉水,有时候笔冻的不下水,油灯昏昏的还在写,所以他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这就为他日后做决策,提供了真实可靠的物质基础。

  解说:1952年7月减租反霸接近尾声的时候,王恩茂接替王震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财经委主任和新疆军区代政委,此时,新疆农村已进夏季,地里的庄稼虽然长势良好,但土地还不完全属于劳动人民,不足5%的地主富农却占土地80%,而95%的劳动人民仅有20%的土地。新疆地主占有土地之状况,比内地汉族地区更为严酷。

  主持新疆工作后,王恩茂按照中央“慎重从事,稳步前进”的指示谨慎而稳重的指挥着新疆农村的土地改革,不到一年半的时间,210万贫困农民就成为730万亩土地的新主人,他们最低的分到了1亩半地,最高的分到了7亩3分地。

  地主阶级的土地所有制彻底灭亡了,农民的脸上蓄满了阳光,他们在崭新的政治地位中,释放出更大的生产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