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 中国败在哪里?
2014-07-26 08:48:45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120年前的8月1日,大清国中央政府正式对日宣战。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国力、军力都在日本之上,举国上下都期待用一场战争来赢回中国的大国自信和国际地位。然而7个月后,战争却以中国惨败、割地赔款而告终。

  “我们为什么败了?”120年来,这一直是萦绕所有国人心头的一个残酷的问题。转眼已是两个甲子,本报专栏作者、著名晚清史研究者雪珥与作家孙皓晖、军事学者乔良再度从改革观念、民族精神、传统性格等层面探讨起这个难解之题。

  败在观念

  雪珥: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两大博弈时期:一个是春秋战国,一个是当下。讲到当下,正如美国史学家唐德刚所说,当下处在一个“历史三峡”当中。战国时期各国的变法的成效通过秦统一战争得到了检验,战争是检验改革成效的一个残酷的试金石,实践会把最终的结果摆出来。

  中国第二次进入大国博弈期是从晚清时期开始。自那时起,中国也开始变法图强。与中国同时开始的日本,却在1894年有能力发动甲午战争,那场战争证明中国的改革失败了。中国和日本都历经了近代改革,在最后碰撞的时候为什么是中国输了?

  乔良:首先,我认为中国改革不如日本彻底,并且不彻底的原因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观念没有转变过来。我们实际上一直秉持自己是中央帝国的老大思想,总认为西学没用,中学为本;我们是道,人家是气;认为西学是等而下之的东西。但在日本并不这样认为,因而日本的改革是全面脱胎换骨,完全脱亚入欧是其追求的目标。我们却一直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样的状态就使我们不可能虚心地向西方学习,因为观念没有转变过来,一直舍本逐末,把西方的东西都当作工具,只将其皮毛拿过来,而不愿改变中国落后的本源。

  但在这之前,你应该知道中国本源是什么——春秋战国以前的东西才是中国的本。其实两千年来,我们已经离那个“本”非常远了。到晚清时期,应该说清王朝已经没有生命力了。这时变法图强就是要让自己彻底地,从脑袋到身体,都全面发生变化。到今天,中国人对这点都没有完全意识到——实际上我们真正输给日本的地方在哪里?是观念。

  譬如甲午海战,两支舰队,互有长短。就我们现在看到的资料来看,北洋水师的总吨位远远大于日本联合舰队,北洋水师的重炮口径也远远超过日本的重炮口径。按理说其任何一发炮弹只要击中日本军舰的要害部位,这艘军舰必沉无疑。可整个大东沟海战下来北洋水师根本没有击沉任何一艘日本军舰,可自己却损失惨重。什么原因?正是因为清军对现代海战一无所知,邓世昌这些人除了有勇气、有气节,还有什么?

  孙皓晖:邓世昌牵着狼狗上军舰,电影《甲午海战》中有这样的情节。

  乔良:他们除了勇敢、有气节,完全不是个现代海军军官,所以必然打败仗。哪有一支舰队一条直线地从人家炮口下走?无论是舰炮还是陆地上的炮,一般都需要校炮,需要计算角度和射程,才能打准目标。由于北洋水师他们依次排成直线走,日军在其出发时打一炮,到站再打一炮,基本可以命中。

  雪珥:中日甲午战争是近代中日军队第一轮改革的一次实践检验。就跟秦帝国通过战争来统一中国一样,那也是一次检验。

  乔良:秦帝国能够统一六国,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从其国力到军队的编制,再到军队作战思想全是最先进的。所以说他攻打其他六国时势如破竹。我们的改革从关键的决策层到具体的北洋水师军官个体的作战思想,一概都没有。所以必败无疑。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