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N个细节
2014-06-26 15:36:20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N个细节

  法国著名作家维埃尔·雨果有一封很著名的信《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感动了很多的中国人,并被选入了中学语文教科书。信中有一段很著名的话:“这是某种令人惊骇而不知名的杰作,在不可名状的晨曦中依稀可见,宛如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瞥见亚洲文明的剪影。”

  “这”指的正是圆明园。

  圆明园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历数代人,是整个中华民族高度智慧的结晶。但不幸的是,1860年英法联军的一把大火点燃了整个大清帝国的裙裾。一个积累了成千上万工匠劳动,一个庞大帝国几乎倾全力打造的顶级艺术园林在顷刻间化为灰烬。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

  龚橙有人说这都因为那个不怎么出名的“汉奸”龚橙。连政府都惹不起的洋人原本是不打算去圆明园的,只是由于时任英法联军翻译官的龚橙极力推荐,洋人才“勉强”一路开进,来到了那个后来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万园之园。

  龚橙何许人也?暂且卖个关子,我们先来说说其父,提起乃父,大家一定会有如雷贯耳之感。其父名自珍,写过《病梅馆记》,也写过“不拘一格降人才”,与林则徐、魏源等人是好友。在近代史上也算是开一代风气的人物,但就是这么一个大知识分子却偏偏有些不入流的毛病——“喜欢跟女人往来”,而且是走到哪祸害到哪。在他任职宗人府主事时,他就祸害了一把自己顶头上司满洲亲贵明善(贝勒爷奕绘)的小老婆顾太清。

  后院起火是天下男人的大忌,又不是绣球,任谁都不愿往自己身上揽那些花花绿绿的帽子,于是明善一剂毒药,龚自珍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

  有道是父仇不共戴天。龚橙是龚自珍的独苗,这为父报仇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他稚嫩的肩膀上。史书记载,龚橙虽然名气学问不如其父,但行为风范却颇有乃父之风。据说,龚自珍在世时,教子极严,龚橙每有小错,即遭责打。待龚自珍死后,龚橙为乃父整理遗著时,常常立一木主(象征其父)于书桌上,每当读到他认为不正确的地方,便用戒尺击打木主,嘴里道,“爹,您又错了!”

  1860年,日夜寻思着为父报仇的龚橙眼见着机会来了。用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孽海花》里影射龚橙的话说就是:“庚申之变,我辅佐威妥玛,原想推翻满清,手刃明善的儿孙,虽然不能全达目的,烧了圆明园也算尽了我做儿的一点责任。”

  不过《孽海花》终究是小说,其可信成分有多少,没人敢打包票。于是有人站出来替龚橙做了辩护,近人孙静庵就说:“人传孝拱(龚橙)于英焚烧圆明园事,为之谋主,海内群指为汉奸。岂知当时英人欲径攻京城,孝拱力止之,言圆明园珍物山积,中国精华之所萃,毁此亦可以偿所忿矣。是保全都城,孝拱与有功焉。”(《栖霞阁野乘》)按这个说法,龚橙非但无过反倒是有功了,孰真孰假,难以分辨。

  烧园之后除此之外,就连洋人的表现也有不同记载。近人王湘绮在他的《圆明园宫词》小注中有这么一段话:“京师即陷,文宗(咸丰)北狩,于是园中大乱,始则小民与官宦争夺之,其后英法大掠之。有谓,夷人入京,遂至园宫,见陈设巨丽,相戒勿入,云,恐以失物索价也。乃夷人出,而贵族穷者,倡率奸民,假以夷民,遂先纵火。夷人还而大掠。”黄浚在他的名作《花随人圣庵摭忆》中也说:“是焚圆明园之祸首,非为英法联军,乃谓海淀一带之穷旗人。”王湘绮、黄浚都是近代史上有名的文人,颇精于晚清掌故,应该说他们的话不一定就是向壁虚构,空穴来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