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盐往事
2014-05-29 15:30:48 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被解读为废止食盐专营,一度牵动人心,直到有关部门出面澄清“盐业专营体制还没有变,但也正在研究改革方案”。中国盐法历代不同,非常复杂,而盐业盛衰起伏,无一不和官方的盐制盐法休戚相关。

  四川作家龚静染最近出版历史小说《浮华如盐》,挖掘出一段已被尘封的川盐历史。

  四川人是天下的盐。

  “从手工开掘采卤到现代机器生产,这一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正是中国工商业艰难而漫长的发展历程;四川大地上一口口盐井的故事,也正是百年中国绕不过去的故事。”

  多年前,宋美龄曾在游历西南后说,“川西平原有极大盐井,一处名自流井,一处名五通桥”。事实上,作为川盐的两大主产区,五通桥和自贡在百年风尘中都演绎了各自辉煌的“盐都”往事。

  李冰“凿井煮盐”

  在我国盐业史演进中,盐出现了不同种类:山西运城略带苦味的池盐、重庆三峡地区日渐消亡的盐泉、四川川西平原的井盐、扬州的海盐,以及其他地方出产的岩盐。

  四川井盐地质储量居全国之首,与四川盆地周边的丘陵地形有关。这些地下盐卤资源在战国时期终被李冰通过凿井的方式发现。秦国太守李冰因设计、建造都江堰而闻名于世,很少有人知道他还开创了凿井汲卤煮盐法。

  古代找盐井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并为此产生了专门工种—“山匠”,是一些技术高超且有些神秘的匠人,“他相井的方法很奇特,不用罗盘也不打卦,只要趴在地上闻一闻,说此处有盐,八九不离十,照直挖下去,就会出卤水。”但当一个好的山匠,须是真正的行家,“从杂工开始,挑卤、修枧、灶房、煎盐、碓工、账房、再到山匠,他每一样都干过,每一样都摸得滚瓜烂熟。熟了又有份心思,就可以当山匠。”

  找到盐井后,开凿的工程将更为复杂浩大,凿井要经过开井口、下石圈、凿大口、下木竹、凿小口五个步骤,这时真正的凿井才算开始,而此时离井底还很远,井孔不过碗口大小,但工匠们就是要从那么小的井孔中一直扎下去,穿过白垩纪、侏罗纪、三迭纪等坚硬的岩层,找到盐卤。

  到了汉代,川西平原上陆续开凿了很多盐井,盐业成为支柱型产业,人们找盐也从平原逐渐转向丘陵。“架影高低筒络绎,车声辘轳井相连”的景象开始出现。

  古盐井的最后消失是在上世纪80年代,取而代之的现代盐业生产。

  “川盐济楚”盛景

  进入宋代庆历年间,随着凿井技术的发展,卓筒井(又称“竹筒井”)被发明,采用的是机械钻凿的方式—冲击式顿钻凿井法。其形式如旧时的舂米设备,利用杠杆原理,将钻头—圆刃固定于碓头,然后足踏碓梢,带动凿头顿击井底,将岩石破碎,经过清理岩屑后,钻头又再次反复顿击,如此循环使卤井不断加深,直至见到盐水。

  卓筒井的凿井法,使深度开凿成为可能,川盐从此产量剧增,盐质显著提升。当然,川盐真正有了长足发展是在明清以后。

  清道光十五年(1835),自贡的燊海井凿穿了厚厚的岩层,井底咸度很高的黑色卤水喷涌而出。燊海井此时的深度已达1001.42米,成为人类第一口超过千米的深井,后被载入世界科技史册。

  这种钻井技术比西方早了800多年,为后来的石油工业开了一代先河,被誉为“世界近代石油钻探之父”—这是川盐带给世界的一个意外。

  过去四川的盐井汲取的多为黄卤,有了深井开凿之后,获得了黑卤、岩卤,可以在一碗卤水中熬出更多的盐,获利大增。到清朝初期,川盐在生产规模、产量上超越了内陆周边省份,对外输出成为可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