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时的体育实况转播:讲友谊不报比分
2014-04-29 15:08:29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使我们感到最困难的是体育比赛的转播不能报比分、不能报结果,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过,也没有听说过,似乎有点荒唐,但却是事实。这样还能转什么?怎么转?

  1970年,周恩来总理指示,中央电台要恢复“文革”中中断的体育实况转播。大家非常高兴,非常拥护。那时的转播主要是中央电台的事,这任务就交给中央台宣传小组来研究落实。为此,中央电台成立了恢复转播小组研究方案,由我负责。这是我接触的又一新的领域。

  中央电台的体育实况转播是从1950年代初开始的。1951年5月,由张之解说转播了3场篮球赛的实况,开创了中央电台体育实况转播的历史。从此,这一转播以它报道迅速、现场感强和感染力强赢得了听众,成为体育报道中一种很有特色的形式,受到听众的广泛欢迎。那时的电视还不普及,广播的体育实况转播独占优势,是听众和体育爱好者了解体育大赛的主要渠道。1961年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收听了在北京举办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赛的实况,那扣人心弦的动人情景,永远难以忘怀。

  从1967年起,中央电台的体育实况转播受到猛烈的批判,被戴上了“锦标主义”、“技术第一”和“大国沙文主义”的帽子,列入 “大毒草”的名单之内,从此中断了转播。体育转播这个领域,成了广播工作者望而生畏的禁区。

  1970年7月初,西哈努克亲王由朝鲜来到北京,为欢迎亲王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体育表演赛,周总理指示进行体育实况转播,这是“文革”以后首开记录。

  一个月后的8月13日,朝鲜派出包括乒坛名将朴信一在内的乒乓球队来我国访问,同中国乒乓球队进行友谊表演赛,双方商定8月16日由中央电台转播开幕式和友谊表演赛的实况,北京电视台同时转播。如果说前一次的转播是我们国内自己的事,许多话比较好说,那么这一次是“文革”以来第一次转播与外国队的体育实况。

  怎么转?遵循什么原则,说些什么,才能区别于过去,才能体现出“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要由中央电台提出方案。怎么提?这可犯了难。过去的一套被批判了、被否定了,可新的路子该怎么走,新的一套是个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稍不留意,就是“穿新鞋走老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成果”、“翻案复辟”,这如何得了!在研究具体方案时,可真叫人犯难:体育比赛讲的就是体育,可那时候讲的是“突出政治”、“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否则就是“锦标主义”、“技术第一”、“大国沙文主义”,这些统统是“修正主义的流毒”。恢复后的体育转播如何“突出政治”、“肃清修正主义的流毒”?一大堆问题在脑子里转来转去,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亲密战友,有许多话好说,可以讲历史、讲友谊,有许多成就好讲,这成了不利因素中的有利因素。

  对于这场比赛如何打,国家体委也非常重视、也非常为难,不知应该如何打,他们费了不少脑筋。朝鲜乒乓球队的来访,是为了参加即将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赛作准备,进行练兵。中国乒乓球队在“文革”中,没有参加过第29届和30届世乒赛,在种子选手上很吃亏,对外国乒乓球的发展水平也心中没有底,也想借此练练兵,摸摸底。彼此想到一处了。彼此相约,这一次不叫比赛,叫“友谊表演赛”。由此而确定的转播的指导思想是:贯彻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局部服从全局,技术服从政治,比赛服从友谊,把政治和友谊放在第一位,搞得浓浓的。具体要求是多讲政治,多讲友谊,不报具体比分,不报比赛结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