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核去核从”?
2014-04-26 13:52:19作者:亢霖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2014年年底台湾“七合一”选举(将选出所有县市长)的主打议题,或者说“主战场”是什么,从目前的局势看,许多人判定会是“服贸”(《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不过,在针对服贸的“太阳花”学运发生前,另一个更老的话题一度在岛内社会发酵──核电站。

  3月8日,台湾多个团体组织10万人串联游行,诉求是“全面废核、面对核废、终结核四,立即停建”。“核四”指台湾第四座核电站,怎样处置这座近三十多年来建建停停、到现在既不能中止也不能投入运营的设施,是台湾核争议的“核心”。在反核游行的队伍里,出现蔡康永、桂纶美之类的艺人不稀奇,遑论苏贞昌、蔡英文等绿营政治人物。但反对者理直气壮的正当性不能抹煞问题的复杂程度:有效的替代能源尚未出现,如果废止核四或彻底废核,如何满足宝岛的电力需求。

  废核,或者具体到停建、废止核四,是本属环保领域的公共议题,却每每在政局变幻之际,成为高度政治化的攻防战场。

  上世纪70年代,资源相对贫乏的台湾实现了“经济起飞”,解决电力供应的重大决策是兴建了三座核电站。核电一度与火电、水电并驾齐驱,占到台湾供电的三分之一,但需求仍在增长,“核四”于80年代初被提上日程。

  前三座核电站于蒋介石时代规划,蒋经国当政期间完工运转,“威权时代”的决策模式使一切顺畅进行。核四则赶上了台湾社会的转型期,一出世便遭到民间社会、环保团体的反弹,尤其是1986年成立的民进党,将“反核”像“台独”一样当作一个重点主张。在蒋经国、李登辉当政期间,国民党执政当局为因应选举压力,屡屡在核四问题上妥协、延宕,使核四上不上,下不下,一再拖拖拉拉。

  2000年,台湾政局发生巨变。陈水扁虽然代表民进党赢得执政权,但选票代表的民意支持度不足百分之四十,是“少数总统”。为应对这种困局,陈水扁宣称要建设“全民政府”,争取在野党的合作,任命了国民党籍的前“国防部长”唐飞为“行政院长”。当时,两岸和国际社会最关注的,是扁当局会不会有“台独”挑衅活动,然而即刻在扁团队内部带来人事更迭的,却是核问题。既然上台执政,陈水扁就有兑现政党承诺,推进“废核”的压力,唐飞则坚持国民党的传统立场,支持续建核四,并以辞职作为威胁。2000年10月3日,作为陈水扁任内首任“行政院长”,唐飞在短短四个半月任期后,“因健康原因”被批准辞职。

  陈水扁随即启用了民进党同僚张俊雄任“行政院长”,不过还是要维系与在野党沟通的姿态。10月27日,陈水扁与国民党主席连战会晤,以缓和紧绷的两党关系,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核四”。连战指出:国民党虽然在野了,核四不能停,民进党当家也得顾及经济发展,国民党可以帮民进党继续核四工程,此外核四是跟美国通用电力公司签订合约的工程,牵涉信用问题。连战还帮陈水扁在策略上出主意,建议将这个争议性问题交付“立法院”定夺,也就减轻了陈水扁本人的压力。

  对于连战的建言,据相关人士事转述,陈水扁的态度是一直打哈哈。这次会面结束,连战刚离开“总统府”,戏剧性的情节就发生了。

  “总统府”门口有两个红绿灯,结束会面之后,连战的座驾刚过第一个红绿灯,“行政院长”张俊雄就举行记者会,宣布停建核四。

  10月27日,民进党当局突然宣布停建核四,马上引发了政治风暴,因为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具体的政策问题。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件,被视作对连战的欺骗和侮辱。陈水扁随后针对宣布这个决定的时机公开道歉,但国民党和泛蓝阵营已完全不能谅解。国民党、亲民党、新党负责人举行会晤,决定推动“罢免案”,通过掌握“立法院”三分之二多数的席位,罢免“总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