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新政的历史坐标
2014-03-08 09:42:23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正在召开的2014年两会,是执政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第一次两会。如果说,四个多月前的三中全会,确定了习李新政的纲领与框架,这次两会,就是三中全会的“下半场”,将党的改革思路和意志,体现为国家的改革思路和意志,并付诸实施。

  四个多月来,海内外围绕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解读,早已汗牛充栋。而无论如何解读,普遍能够形成共识的一点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是中国改革的重要转折点。

  在改革史的大维度下,习李新政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坐标?

  当代改革的第三次转折

  习李新政,是开端于1979年的当代改革的第三次转折。

  从1979年至今,当代改革至少已经发生了两次大的转折,那就是1989年和1992年。

  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的政治风波,客观上打断了1979年以来的改革进程,尤其打断了执政党十三大已经启动的政改进程。此后,如果没有邓小平在1992年的强势南巡,中国的当代改革前景如何很难预料。

  第二次转折,就是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以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扭转了此前数年改革的逡巡,但1992年之后所接续的改革,与上世纪80年代又有了巨大的区别:

  一、经改与政改并重,或者说政改至少不能过于滞后于经改,转变成了经改的独木支撑,政改则基本停滞,社会风气进一步转向拜金。

  二、在80年代,对于大多数个体而言,虽然认同改革,但自己要下海经商还有不少顾虑,敢于下海者还是以一些在传统体制下缺乏出路的人以及一些胆大者为主。这一阶段,即便是腐败,“技术含量”也比较低,多数停留在“吃拿卡要”上,倒卖批文或在价格双轨制中获利,则已经是相当高级状态的动作了。这个阶段的改革明星,主要集中在制造业。而1992年之后,全民经商浪潮形成,党政机关的公务员首当其冲;而权力与资本的结合,出现了“权力资本化”的更为胆大的形式。这个时候的改革明星,多数集中在流通领域,乃至房地产领域。

  三、面对急速发展的改革实践,制度变更和制度建设远远滞后,实践活动广泛涉及灰色地带,自此种下日后被称为“原罪”的各种矛盾。

  可以说,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是相当平衡的改革,那就是制度与实践、政治与经济还能不断互动配合,经改与政改两手都在抓,尽管软硬有不同;而从1992年至2013年,这种平衡性就不再保持,天平导向了经改的孤军深入。当前改革所面临的诸多深层次问题,尤其是“权力资本化”的问题,与这一阶段的平衡缺失,关系匪浅。

  经历了1979年到2013年的34年改革实践之后,习李所能面对的重要抉择,是关系到改革“技术操盘”的选项,更为确切地说,是全面改革还是独推经改的选择。而显然,从目前各种资讯看,习李选择的是全面改革。这既是改革本身发展到这一步的必然要求,也是现实问题的逼迫。正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才具有了和十一届三中全会分量相近的历史地位。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所涉及的政府职能转换、审判独立等,无一不是政改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政改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以说,此前三十多年来,相对容易下手的改革之“肉”与“汤水”,已经吃得喝得差不多了,如今剩下的,就是要啃啃硬骨头了。或者说,改革已经渡过了“浅滩区”,继续摸石头,水太深,未必能摸着,甚至,水里未必就有石头可摸,剩下的选项就是只能架桥或者造船,而此前所摸索的经验,大多是摸石头的经验,缺乏架桥与造船经验。因此,这注定了当下的改革不能守成,而需重新开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