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头号“女汉奸”陈璧君
2014-03-06 13:57:0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评论:


  1946年4月16日。抗战胜利后八个月。

  关押在苏州司前街看守所的汪伪政权“第一夫人”陈璧君在江苏省高等法院接受公开审讯。之前,经过多次侦讯,高等法院于3月28日正式对陈立案起诉。在369号起诉书中,除举发她在汪伪政权中担任中央监察委员的职务外,还列出了五大罪状:一、残害地下同志;二、取决粤政,目的在于断绝政府物资来源;三,与汪同恶共济,返粤主政达四个月之久;四、主持特务;五、用人行政,一切仰敌鼻息。按国民党政府当时颁布的《惩治汉奸条例》和《特种刑事案件诉讼条例》规定,凡通谋敌国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

  公审消息一经传开,人们纷至沓来,争欲一睹审判之现场。于是从院外到院内,从庭外到庭内,最后连被告席的空隙地也站了旁听的人们,其中十分之三四是妇女。盛况空前,水泄不通。正如《申报》第二天报道中所云:“高等法院满坑满谷,争看头号女汉奸。”

  身穿蓝色绸质旗袍,架着金丝边眼镜的陈璧君,由女法警及宪兵挟护,在人丛中挤拥移步。她“左手戴玉镯,右手戴手表,身体肥胖”。“她对受审似乎早有思想准备,因此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神态骄矜,微含笑容,对旁听席上的讥讽责骂声,以及挥舞着的拳头,视若无睹,毫不在意。”陈璧君的女儿汪文恂在女友的陪同下就座在旁听席上。

  汪精卫卖国投敌中的陈璧君

  陈璧君在汪精卫卖国投敌的罪恶活动中究竟起了多大的作用,汪精卫汉奸集团的第二号人物陈公博有过这样一句绝妙的评语:“汪先生没有璧君不能成事,没有璧君也不至于败事。”另一个大汉奸周佛海在其日记中也多次写到汪精卫“无一定主张,容易变更”,“汪先生无担当,无果断,做事反复,且易冲动”。

  1937年9月23日,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成立。面对全民抗战的巨大潮流,汪精卫表面上赞同抗日,私下却经常与周佛海、陶希圣等人一起讨论和战问题,大肆散布“战必大败,和未必大乱”的失败主义论调。胡适把他们的聚会取名为“低调俱乐部”。陈璧君虽然不是“低调俱乐部”的成员,但也是一个民族失败主义的典型代表。

  由于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日本侵略者无法实现其“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计划,日本害怕陷入长期战争的泥沼,1937年10月,日本委托德国政府居间调停,但没有成功。对此,陈璧君深表惋惜,她说:“能够从日本手里得回黄河以南已经算满足了。连黄河以北,甚至于东北都想收回,谈何容易。”陈璧君甚至认为中国没有理由过问东北五省的事,因为“中国以前何尝有东五省,奉天本来是满清带来的嫁妆,他们现在不过是把他们自己的嫁妆带回去就是了,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武汉失守后,蒋介石表示要抗战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汪精卫则公开表示反对,说:“三年前,我主张和平,被打三枪。我在今天,还是主张和平。”

  在抗战初的一年中,陈璧君曾三次分别搭飞机、火车、汽车回广东,据她自己称:“沿途查察地方、人心、风气,中央和地方之间的互相了解,舆论的向背和人民的希望怎样”,得出的结论是,“照此下去,再一年便可以由蒋打光了”。

  有资料表明,陈璧君宁愿妥协降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中国人民抗日的力量失去信心。抗战初期,中国在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等方面与日本帝国主义相比,处于劣势地位。尽管中国军队的广大将士进行了顽强抵抗,但由于客观上敌强我弱的态势,以及国民党在战略战术、军事指挥等方面的失误,又不愿充分发动民众起来抗日,大片国土迅速沦丧,军心涣散,战斗力不强等问题暴露无遗。身处国民党的最上层,陈璧君、汪精卫熟谙内情,对一些高级将领的腐败无能也十分了解,更使他们对抗战失去信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