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叛逃心态:与其束手待毙 不如破釜沉舟
2014-03-04 15:17:19 来源:人民网文史 评论:

  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除了强调党内团结和不要搞分裂(“分裂”一词大有深意),还说:不要把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秘书。林彪那里,是叶群当办公室主任。还有黄永胜那里是不是?

  当时有人回答说:黄永胜那里早就不是了。后来了解这个回答的情况是假的,实际上黄永胜的老婆项辉芳当时还在当黄永胜办公室的主任。

  毛泽东马上强调说:做工作要靠自己动手,亲自看,亲自批。不要靠秘书,不要把秘书搞那么大的权。我的秘书只搞收收发发。文件拿来自己选,自己看,要办的自己写,免得误事。只有两个文件,当时因为身体不好,我口述,别人记录,最后还是经过我自己修改印发的。其中一个就是《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毛泽东所讲的这篇文章,是解放战争时写的一篇重要报告。

  随后,毛泽东又找湖南负责人华国锋,在谈话中解释了去年在庐山会议时所写的《我的一点意见》中“大有炸平庐山之势”这句话:“说大有炸平庐山之势是有用意的,空军才能炸平。他们发称天才的语录,不给李德生同志发,他们几位是井冈山山头一方面军的。一次当着他们的面,我说李德生你好蠢呀,不是一个山头的,宝贝如何能给你呢?会上念的称天才的语录,事先也没有谈过,也不知是哪本书、哪一页的,是说假话嘛。”

  毛泽东在这个讲话中,直接把矛头指向“空军”,这正是林彪父子及吴法宪想控制的重点单位,寓意更进了一步。

  接着,毛泽东又讲了解决九届二中全会出现的问题的措施,特别说如何解决北京军区的问题,并具体地说:我是程咬金的三板斧,打石头、挖墙角、掺沙子。看到38军的报告很高兴,当即批了。把24军、21军、38军整得厉害,特别是把38军整得苦。还批了济南军区反骄破满的文件和刘子厚的检讨等文件,这是打石头。改组北京军区是挖墙脚。中央警卫团、北京卫戍区,他们没有插进来。掺沙子,掺了李德生、纪登奎。还少,叫李先念参加军委办事组。不能不管军队,开会不一定到,中南也要有人参加,可以不到会。你们要过问军事,不能只当文官,要当武官。

  这里提到“打石头、挖墙脚、掺沙子”,并点到目标是“军委办事组”,显然是要解决林彪手下“四大金刚”的问题。不过毛泽东当时在谈话中,虽说了林彪的责任,却表示还要保他一下。在谈九届二中全会的问题时,毛泽东联系当时提出来的“党的历史上的10次路线斗争”的提法说:庐山这一次的斗争,同前9次不同。前9次都作了结论,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作个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我看他呀,那些人帮了他的倒忙。那些人也不和我通气。你们经常和我通一通气,也可以嘛。

  毛泽东在长沙找广州军区的负责人丁盛、刘兴元等谈了话。由于广州军区的部队差不多都是四野的老底子,在此“打招呼”显得非常重要。毛泽东在同这些人谈话时,还叮嘱不要把内容外泄,其实也就是防止让林彪一伙提前知道。

  此时住在北戴河的林彪,预感到毛泽东在南巡时会向干部谈到自己的问题,便千方百计想了解行踪,并探听毛泽东同沿途各地负责人谈话的内容。9月5日,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听到毛泽东在长沙谈话内容的传达后,立即密报给林立果。9月6日,武汉军区政委刘丰也不顾毛泽东的叮嘱,把毛泽东在武汉谈话的内容告诉了陪外宾到武汉访问的李作鹏。

  李作鹏当天回到北京,立即将此内容告诉了黄永胜。当晚,黄永胜又打电话,将毛泽东谈话的内容密报给在北戴河的林彪和叶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