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回忆黄继光堵枪眼的瞬间
2014-02-25 16:40:58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60年前的朝鲜战争,是人类难以忘却的记忆。“上甘岭”这三个字,也伴随着血与火,生与死,罪恶与崇高,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作者多年前曾撰写有关争夺上甘岭的纪实作品引起反响,本书在其基础上,再次披露了许多新材料。

  赖发均擎手雷扑上地堡

  志愿军入朝后连打五个大战役,到了1951年11月份以后,战线变得相对稳定,两军平静地对峙在三八线南北。

  1952年10月19日。我第十五军集中了44门重炮和一个喀秋莎火箭炮团,辗转轰击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骤然爆发的炮击声,恍若雷神疯狂地驱赶着天车,往返飞驰在两高地上,其声顺着山势轰鸣。

  537.7高地北山地形构造简单,易攻难守。第四十五师两个连零一个排,打垮韩军两个营的防御,战事足够经典。但还只能算场折子戏,19日大反击的重场戏在597.9高地浴血进行。

  随着弹幕向597.9高地以南延伸,第四十五师五个连同时跃起出击。八连冲出1号坑道,一路虎啸,先克1号阵地,接着便向9号阵地推进。9号阵地东侧有个美军地堡,视界开阔,火力猛烈,八连两次组织爆破均未得手,担任掩护的赖发均机枪都打得散了架。

  他拖着打坏的机枪回到主坑道时,蹲在坑道口指挥战斗的李宝成见他身上三处挂彩,便说:“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另派人去。”

  “不行。”赖发均倔得头发茬儿都立起来,“我非得去干掉它!”

  正在这时,营指挥所来电话询问战斗进展,等李宝成接完电话回到坑道口,只看到赖发均握着手雷冲向9号阵地的背影。

  在向地堡翻滚、匍匐的运动过程中,赖发均臂腿已多处中弹。接近地堡时,他体力似乎已耗尽,不得不趴在坡上歇了片刻。等攒足体内犹存的最后一息,赖发均天神般猛然爆发向前跃出2米多远,连人带手雷扑上地堡。

  地堡坍塌的爆裂声光里,21岁的赖发均消失了,也永生了。

  几乎在李宝成听见这声巨响的同时,距离他仅一箭之遥的东南山梁8号阵地上,也传来一声手雷的爆炸声。那是四连一个双腿被炸断,陷入敌人包围中的副排长,拉开雷弦,滚入敌群。

  他叫欧阳代炎,湖南耒阳县大公乡的一个农家子弟。

  八连就是在此落彼起的照明弹下时而飞奔,时而蛰伏,从9号阵地扑向主峰3号阵地。至此,反击再次受阻。美第十七团在主峰阵地那块巨型岩石下,掏空修筑起一座大地堡。地堡内,6挺机枪漫无节制地分组轮番扫射。由于射角所掣,第四十五师集中了一个炮兵营,也没能摧毁它。

  这个地堡曾逼真地再现于电影《上甘岭》。

  龙世昌舍身炸碉堡

  年仅19岁的贵州苗家战士龙世昌,闷声不响地拎起根爆破筒,一猫腰便向地堡曲折跃进地攀爬过去。眼看快要接近地堡了,敌炮群实施拦阻射击,其中一发炮弹将他猛然掀翻,左腿被弹片齐膝削断。可龙世昌拖着条血糊糊的断腿,还在不停地往上爬。

  这个满脸稚容的小伙子,15岁就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1950年6月才被解放,加入人民解放军的行列。

  地堡里那些美国大兵们,是无法理解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了。他们来不及思索一个中国士兵的生命何以会如此灿烂,便已不复存在。

  一个秋阳斜照的下午,在湖北孝感市空军干休所的小院里。已经60多岁的李宝威,不疾不徐地讲述着,在思绪的屏幕上拼接历史镜头——

  那个地堡就在我们主坑道口上面,隔着四五十公尺吧。高地上火光熊熊,探照灯光柱雪亮,从坑道口往上看,透空,非常清楚。看着龙世昌用那条好腿蹬着地,拼命爬到地堡前,把爆破筒从射击孔里杵进去,可龙世昌刚要离开地堡,爆破筒又被里面的敌人推了出来,哧哧地冒着烟。只见龙世昌捡起又往里捅,捅进去半截就捅不动了,肯定是里面的人往外推嘛。龙世昌伤成那样只能用胸脯抵住爆破筒,使劲往里压,压进去大半截就炸了。他整个人被崩成碎片,后来我们一点儿残骸也没找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