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的“网络金融”
2014-02-15 12:59:49作者:薛涌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开栏小语/“食货”语出《尚书·洪范》:“八政:一曰食,二曰货……”《史记》创《平准书》,《汉书》继之而为《食货志》,自此成为正史定例,而且越写越详尽。不管对正史评价如何,《食货志》反映着传统史学难得的“史识”。“食货”包含社会经济,并直接涉及到国家财政,构成政治制度的基础,不可不查。如今我们生活在全球化时代,现代社会所立足的市场经济、金融体系、政治制度等等,多来源于欧洲中世纪以来的“食货”问题。从本期开始,我们特邀旅美知名学者薛涌撰写“新食货志”专栏,杂述“食货”之要,以飨读者。

  欧洲在五世纪西罗马帝国灭亡后陷入政治失序。八世纪阿拉伯人主宰了地中海,基督教世界被挤入内陆,人口萎缩、经济倒退、文化(包括文字)丧失,进入了所谓“黑暗时期”。在公元1000年前后,欧洲开始了反弹,人口和经济都有相当的恢复,政治上呈现出多元化的秩序,并渐渐从阿拉伯人手中夺回了对地中海的主宰权。到十四世纪中期黑死病袭来以前,欧洲达到了中世纪繁荣的顶峰,虽然各种危机也已经呈现出来。

  金融崛起

  在这一过程中最为耀目的,大概莫过于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北部意大利的城市国家。这些城市发源于封建秩序边缘的自治公社(commune),逐渐演化为共和体制,并以工商立国,和中世纪农业经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到了十三世纪时,这里已是欧洲财富的核心,并且在政治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比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虽为教皇所动员,实则完全被威尼斯所把持。

  作为一个几万人的城市,佛罗伦萨没有封建君主的武力,并因地处内陆而缺乏威尼斯、热那亚所享受的海利,其发展全靠高超的工商金融组织。到十四世纪初,佛罗伦萨不仅成为和北方“低地国家”(今日的比利时、荷兰地区)并立的毛纺织业中心,也把欧洲的大银行集于一身,可谓“中世纪的华尔街”。

  在那个时代,金融并不构成佛罗伦萨最大的产业,却是欧洲经济和政治的神经中枢。其中的一个例证就是“主权债务”。“主权债务”的逻辑,起源于欧洲封建君主的财政困难。那时欧洲是个农业社会,生产力低下;但战争所消耗的费用一般都大大超过君主们所控制的经济资源。特别是当战争规模扩大、严重依赖雇佣军时就更是如此。如果岁入来源于农业,就必须等到收获之后才有财政能力。但战争可不会等到庄稼成熟后再开始。一个君主如果在大兵压境之际无饷可支,士兵就会哗变,雇佣军更会集体掉转枪口。所以,财政决定了君主的生死。他必须向商人借贷。

  在乱世的暴力夹缝中成长起来的商人,当然知道“秀才碰到兵”的道理。他们不会相信君主“有借有还”的空口承诺,而要求还贷的抵押。此时君主能拿出来的抵押,多半是未来的岁入。也就是说,君主为了借贷,会把未来几年自己领地内的若干税收出让给商人,由商人借国王之名直接征收并装入自己的腰包,或者许诺给商人一系列商业特权,如垄断境内若干原材料,免除商税等等。当然,君主可以随时违约。但每个君主都必须掂量违约的代价。一次赖账的结果,是下次借贷困难。违约越多的君主,下一次借贷的利率越高。因为商人们知道贷给这种君主的风险,要把这种风险计入信贷成本。当今我们所熟知的主权债务的信用评级,其实正是从这个时代开始的。如果君主借不到钱,就只能坐以待毙了。中世纪战争频仍。哪个君主敢轻易为一时的小利而赖账?这就是金融权力崛起之秘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