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情色:清代公权力与娼妓
2014-02-15 10:16:01作者:雪珥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43岁的广州市长(“知府”)赵翼,居然对省长(“巡抚”)部署的扫黄工作,提出了非议。

  他的第一个理由是就业问题:那些被当作扫黄目标的“疍船”,“每船十余人恃以衣食,一旦绝其生计,令此七八万人何处得食?”显然,在他这位地方政府主官看来,七八万人是否下岗,远比扫黄这一精神文明更为重要。

  他的第二个理由,则是性产业其实也是促进社会财富再分配:“缠头皆出富人,亦衰多益寡之一道也。”所谓“缠头”,就是嫖客们所支付的嫖资。“衰多益寡”,就是富人(“多”)通过消费,将资金流向穷人(“寡”)。

  吊诡的是,他这么一说,省长居然被说服了,“事遂已”。

  特殊产业

  认为性产业关系民生,并非赵翼一人。

  赵翼将这段往事,写入了他的回忆录《檐曝杂记》,不过,并没有提及具体的年份,仅仅说“余守广州时”。对照他的履历,调任广州知府是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次年就又调任贵州贵西兵备道道员。可以推断,此事发生在1770~1771年之间,正值中华帝国最为繁荣昌盛的时候。

  彼时,赵翼的顶头上司,一是广东巡抚德保,一是两广总督李侍尧,都是乾隆皇帝相当信任的干部。尤其一把手李侍尧,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思想比较开放、胆子比较大、步子比较快。有这两位上司,赵翼市长才敢于用地方经济发展需要作为理由,阻止扫黄。

  对于广州的性产业,赵市长还是用心做了一番调查:

  “广州珠江疍船不下七八千,皆以脂粉为生计,猝难禁也。疍户本海边捕鱼为业,能入海挺枪杀巨鱼,其人例不陆处。脂粉为生者,亦以船为家,故冒其名,实非真疍也。珠江甚阔,疍船所聚长七八里,列十数层,皆植木以架船,虽大风浪不动。中空水街,小船数百往来其间。客之上疍船者,皆由小船渡。”

  所谓“疍户”,就是粤闽一带渔户,户口在水上,不得上岸定居,向属贱民。主业虽是打渔,不过收入实在微薄,其中一些兼营皮肉生意,也是历来常例,政府向来睁只眼闭只眼。因此,不少专业性产业经营户,亦托名“疍户”,减少麻烦,时间久了,居然在珠江上建起了规模不小的水上红灯区。

  赵市长是科举正途出身,与袁枚、蒋士铨并称“江右三大家”,对于青楼,亦有着传统文人的天然亲近。他在书中记录得极为细致:

  “疍女率老妓买为己女,年十三四即令侍客,实罕有佳者。晨起面多黄色,傅粉后饮卯酒作微红。七八千船,每日皆有客。小船之绕行水街者,卖果食香品,竟夜不绝也。”

  显然,赵翼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不过,并未以亲历亲闻当作道德棍棒,反倒从中看出了民生问题,并以此化解了一场或许是疾风暴雨的扫黄。大约,这件事可能也是其在广州的短暂任期内,唯一值得记载的一笔。

  认为性产业关系民生,并非赵翼一人。此前,雍正朝的名臣李卫,在两江总督任内,开放力度就非常大,尤其是南京和扬州,相当“娼”盛。不过,李卫很低调,只是将这些解释为公安维稳工作的必要掩护:“此盗线也,绝之,则盗难踪迹矣。”

  若干年后,被后世俨然当作道德楷模的曾国藩,率领湘军平定太平天国。此时的南京,“六朝金粉之遗,只剩秦淮一湾水”。战争之后,“画船箫鼓,渐次萌芽”,而六安县的县令却在境内严厉扫黄。在接见这位县令时,曾国藩笑道:“闻淮河灯船,尚落落如曙星,吾昔计偕过此,千艘梭织,笙歌彻宵,洵承平乐事也。”次日,曾国藩就带着自己的幕僚们,乘船游览,大宴宾客,“一时士女欢声”。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