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珥:中国,从2013看2020
2014-01-04 16:17:21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编者按/毫无疑问,中国的社会与文化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大的碰撞、争执与改变。在实现“中国梦”的宏大语境下,如何解读每一个现实与梦想的差距,就成了让学者们乃至全体国民为之头疼的命题。2013年,中国在这种彷徨的情绪中度过,然而改变,不可阻止的改变,却已经落在了我们的身边,我们的身上。

  2020年,我就50岁了,居然50岁了!

  小时候写作文时,常提“年过半百的老大爷”,而我,离“老大爷”的门槛,居然只有6年了,果然是光阴似箭。

  那时,我的三个女儿,将分别是20岁、16岁和8岁,正好读大学、中学、小学。

  我家老三,赶在龙年尾巴上出生,因此,我的2013年,是从尿布和奶瓶开始的。

  国籍与奶粉

  限于航空公司对孕妇乘机的规定,内人实际上被“滞留”在了国内,老三就只能在国内出生。这令我有机会第一次体验从产床抓起的中国式竞争。为了进入那家我们看中的医院,及争取单间,只好到处托人,这真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拿着孩子的澳大利亚护照,在公安局办理中国签证,又遇到障碍。根据中国法律,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内所生的子女,默认为中国公民,且中国不承认任何形式的双重国籍——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当局是承认双重国籍的;而根据澳大利亚法律,澳大利亚公民在任何地方所生的子女,都默认具有澳大利亚国籍,并且澳大利亚承认双重国籍。我是澳籍,而内人仍是华籍,孩子出生在中国境内,就形成了国籍冲突。

  公安局无法在孩子的澳大利亚护照上签发签证,而孩子又未加入中国户籍、申请中国护照,如何出境呢?作为曾经的中国律师及澳大利亚移民律师,我这回也算是老干部碰上了新问题。其实,中国法律早已对此有应对之策:发放“出境许可证”。这是一本外观与护照极其相似的证件,在三个月之内,持证者可以凭此出境、入境一次。其与护照的最大区别,是仅供进出中国边境之用,在海外并没有护照的功能。出了中国国境,孩子就可以用她的澳大利亚护照进出别的国家。申请一本“出境许可证”,仅仅花费了20元,远远低于办理中国签证的费用,如此便利,倒大大出乎我的预料。

  办理孩子退出中国国籍的手续,比较漫长,必须归口到中国公安部审批,一般流程要1年。我们是在提交申请的11个月左右,拿到了退籍证明,上面印着烫金的中国国徽,十分辉煌。至此,算是办完了孩子出生后的相关手续。

  这一年,很大的精力耗费在了孩子的“身份”手续上。其实,更为头疼的,是解决她的奶粉供应问题。

  我们在澳洲缺人帮衬,家中老人不愿意移居澳洲,孩子只好随妈妈“寄养”在中国,我则当空中飞人。一开始,我想偷懒,直接从某知名品牌奶粉的中国分公司“天猫”旗舰店上购买奶粉。毕竟曾经带过两个孩子了,对奶粉有相当的经验,一尝就明显感觉口味完全不同于国外原产。电话追问下,对方承认,配方的确与国外原产的不同,理由是中国的奶粉标准与海外不同。这个理由使我更为狐疑,两国奶粉标准不同,那孰高孰低呢?

  自此,我就从澳洲直接采购奶粉。最夸张的一次飞行,是在总共120公斤的托运行李中,带了足足40公斤的奶粉及其他婴儿食品。为了避免在海关遇到麻烦,我备足了各种材料,足以证明这是在合理的自用范围内。更为麻烦的是,澳洲的超市为了应对华人抢购奶粉的狂潮,实行限购,素来不爱求人的我,不得不到处请朋友们帮忙采购,否则自己就得一天奔波多个超市,感受收银员那似乎相当复杂的目光。我在中国的不少朋友,但凡有孩子的,都想尽各种方式,从海外“进口”奶粉,这成了为人父母者所面临的一项艰巨考验。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