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 《无人区》
2013-12-28 16:09:51作者:宋焘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等《无人区》等了4年,看过后的惊喜比这4年间的口水仗逊色太多。

  赵葆华先生是国家新闻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成员,《无人区》的审片者之一。在2010年大家对这部电影翘首以盼的时候,他发了一个“青年导演切勿自恋”的帖子。文章用一半的篇幅批评了《无人区》,也间接证明了这部电影没有过审。之后矛头指向张扬的《无人驾驶》、陆川的《南京!南京!》——说电影一转而论是非。

  赵先生当时对《无人区》的定性是:“(宁浩)丢失了艺术家的一份社会责任,这样的艺术设定和艺术表现于中国国家形象不利,于中国国民形象不利,于中国公众安全心里不利!”进而他认为导演应该有“文化立场”,“艺术视野应从迷恋自己转到赞赏我们民族拼搏向上的精神,推动民族伟业前行的时代精神。”这个帖子第二天即有几十万的回复,结果是赵先生撤掉了文章。

  今年12月3日赵先生接受采访时谈到删帖原因,即“我不愿意被关注,不希望做网络红人”。其实被关注等等与个人荣辱有关,但赵先生当年的话某种程度上涉及电影创作的大是大非。因荣辱而避是非,耐人寻味。

  当时绝大多数人没有看过《无人区》,其实并无参与论是非的基础。12月3日赵先生再谈《无人区》,此时已有不少人看过电影,这就有了共同讨论的条件。从他的言论里,或许可以看清《无人区》在这个群体或体制中的沉浮。

  我还是先不谈是非,而从这篇访谈的逻辑入手。首先是赵先生的个人说明:“在电影局也好,包括审查,从来就没有枪毙《无人区》的说法……都是让他改正。”而对于电影如今才上映,他说:“这个片子怎么等了4年?那我要告诉你,正是因为它改得一次比一次好。”

  这里有两个基本事实。一是《无人区》没被“毙”,只是在公映之前要不断改正,也就是说普通观众能看到的版本就是改妥了的那一版。二是“改得一次比一次好”,也就是说后一个版本比前一个版本“更”好,前面的算凑合,越改越臻于完美。那第二点是否与赵先生说的“底线审查”相矛盾呢?把电影一遍遍改得“更”好,是创作者的事情,与保底的底线审查有直接关系吗?

  其实在市场化的环境中,作为电影审查机构,与创作者既无行政上的隶属关系,也没有创作上的决定权力,更不参与收入分成,那有什么动机和法力能让一部电影的“父亲”改了又改呢?这就好比两个情投意合的人,到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工作人员在询问了男人的收入后说,物质是爱情的基础,为了你们婚姻美满,别急着领证,先去多挣点钱。男人成了富翁后再来登记,工作人员又说,这个男人有身价了,女人要拴住男人的心,先去整个容吧。双方条件都更好之后,再准你们登记。这就是“批准结婚怎么等了两年?那我告诉你,正是因为他们改得一年比一年好”吗?

  其次,赵先生对催改做了辩护:“不要给审委设两难推理……如果放映之后大家叫好,就说这么好的影片,审委居然给拖了4年不放……第二是如果看不过瘾有意见,也为难审委,认为是审查委员会把最精彩的给剪掉了。”

  问题是要厘清一个事实:普通观众看到的就是审委通过了的那个版本,很难存在将公映版本与之前版本比较的情况。那么对一部被催改者负责任地催改了4年的电影,如果看后觉得好,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正是因为催改才让电影变得公映时这么好吗?何来催改者把电影耽误了4年一说。

  而且,既然无法和之前版本比较,若观众看不过瘾就去为难催改者,那要么是观众不明是非胡搅蛮缠,要么就是催改者的艺术鉴赏没有公信力,长期地往糟糕里改,让观众对催改者的厌恶形成了条件反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