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对彭德怀的“怨念”有多大
2013-12-19 14:16:43 来源:腾讯历史 评论:


  为延安派问题,彭德怀等人到朝鲜后,与金日成有过两次秘密深谈。

  彭德怀庐山被批,金日成曾致电表示“非常赞同”

  据沈志华教授披露,在获悉彭德怀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被批判后,金日成曾致电中国外交部,“表明他非常赞同对彭的处理,并要求亲见毛泽东,有很多事要对其说”。①

  金日成对彭德怀怨念至此,乃至于有这般近似“落井下石”之举,究其根源,通常会被追溯到朝战期间彭、金存在的种种分歧。

  这些分歧贯穿整个朝战始末。战争之发动未曾通知中国,“毛泽东甚至是从外国报纸上知道这一消息的”;美军参战,中国为国家安全不得不卷入后,周恩来曾“抱怨朝鲜领导人无视毛泽东屡次提出的美国将进行军事干预的警告”。②直到1956年,彭德怀和李克农还曾质问金日成:朝鲜战争到底是谁发动的?是美帝国主义发动的还是你们发动的?③

  战争过程中,双方继续为军队统一指挥权归属、越过三八线后是否继续南进、铁路运输补给线管理权、停战谈判签字时机……等问题,屡起冲突。

  譬如,谈判初期,朝鲜军队虽无力独自抵御美军攻势,但金日成对停战谈判却激烈抗拒,乃至声称“我宁愿在没有中国人的帮助下继续进行战争”④;而当中、美因战俘问题谈判陷入僵局时,金日成却转而希望中方接受美方条件,尽快在停战协定上签字,乃至劝说中方:大多数志愿军战俘以前是蒋介石军队的人,“为了他们去斗争没有特别的意义。”⑤

  上述种种冲突,最后自然会被聚焦到彭、金二人身上。

  金的这种怨念,与其致力于打击延安派、树立个人崇拜有关

  但更重要的因素,或许还在于彭德怀及其志愿军的存在,对金日成在党内清洗延安派是一种障碍。朝战结束后,因美军未从半岛撤退,志愿军亦只得继续驻军朝鲜,直到1958年才全面撤离。此一时期,恰值金日成致力于在朝鲜确立自己的个人崇拜。而为确立这一崇拜,首要之务,即是削平党内诸派系如苏联派、南劳派、延安派。其中尤以延安派最为关键,因该派骨干与军队多有千丝万缕之联系。

  金日成对延安派之大规模清洗,始于1955年对延安派三号人物朴一禹的批判,金对朴的定性是“他以自己是来自中国的代表自居,说什么(党内)‘不提拔来自中国的同志当干部’。”⑥指责朴进行宗派活动。

  1956年,赫鲁晓夫以党内秘密报告的形式,批判了斯大林的个人崇拜错误,此举在朝鲜迅速引发连锁反应。据时任金日成秘书室长的高奉基披露,当秘密报告传达给朝鲜劳动党全体会议时,“金正日和朴金喆惊得目瞪口呆。我坐在离主席台近的地方,所以能清楚看清他们的面部表情。”⑦

  受此影响,稍后的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代表大会,金日成虽严防死堵,与会者发言稿均须经事先审查,凡涉及个人崇拜之言论全被删除,但延安派头号人物金枓奉仍带头发言称:“正确实行党领导的最高原则”是“列宁的集体领导”。⑧

  稍后,延安派与苏联派结成同盟,联合苏联驻朝使节,集体向金日成施压。1956年8月,双方在中央委员会全会体会议上正面交锋。并以金日成获胜、延安派骨干成员尹公钦、徐辉等四人逃入中国告终。稍后,朝鲜驻苏联大使李相朝两次致函赫鲁晓夫,请求中苏两党介入。

  中苏两党中央磋商后,决定派遣米高扬、彭德怀、聂荣臻前往朝鲜,调停此次事件。出发前,毛泽东曾与朝鲜代表团会谈,明确指出:朝鲜在经济政策和干部政策方面的“问题很严重”,“会谈中,中共领导人对朝鲜劳动党的批评非常严厉,指责他们在干部问题上敌我不分,犯了‘路线错误’,‘党内充满恐怖情绪’。”毛泽东要求,“我们可以叫跑到中国来的同志回去,但回去后一定要恢复他们的党籍和职务。”⑨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