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从共和国元帅到囚徒
2013-11-21 16:01:10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评论:


  “挂甲屯20号,吴家花园?不认识。”从毗邻的承泽园一路走来,连走街串巷的背水小伙,听到这地址也是一头雾水。

  “你打听它干嘛?那里是彭德怀故居,现在不许参观。”终于,一位六十开外的老人知情,老花镜片后的双眼闪烁着疑惑与防备。

  吴家花园位于北京北五环小巷深处,镶嵌镂花金边的灰色大门紧闭,四周绿荫青砖沉寂。

  半个世纪前,一个夏日,一辆黑色轿车从门里驶出。车里坐着彭德怀、他的侄女彭梅魁及其子女。彭梅魁离世前曾撰文追忆这一天:1962年,眼见国民生活有了好转,伯伯的心情也好些,他提出去爬长城。

  伫立在居庸关上,素来刚毅的彭德怀长叹一声:长城难,我现在也难。

  这一年6月16日,他亲上中南海,递交长达8.2万字的申诉,史称 《八万言书》。

  矛头指向毛主席?

  “彭德怀的76个春秋,6字即可概括:童工、元帅、囚徒。”彭德怀传记组的何定教授对我说。

  1978年12月24日,彭德怀的追悼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当时有人提出,悼词要“融进缺点”,让执笔者很为难。“因为庐山会议的问题还没说清楚,”何定说。

  追悼会后,杨尚昆、黄克诚找到彭德怀的妻子浦安修(刚刚恢复北师大党委副书记职)和王焰(彭担任国防部长期间的国防办主任),要他们迅速组织人马,搜集彭生前史料,写出一部大事记。

  “文革”中,何定一家遭遇坎坷,平反后回到北师大做学术。在校内,她加入“彭德怀传记编写组”,王焰任组长,她是副组长,撰写彭德怀从庐山会议前期直至生命尾声这段历史。

  最棘手的问题是,彭德怀生前手稿几近销毁,但凡找到的资料,又无不充斥对他“罪行”的批判。

  传记组以彭德怀的家乡——湖南湘潭石谭镇乌石寨彭家围子为首站,寻访他生活与战斗过的每一片土地,“花了3年时间,在每一级当地档案馆,一页页翻看原始资料”,还采访了与彭相处的百余名战友和乡亲。

  1982年,《彭德怀自述》 终于成书,“中央凡是看过初稿的人,无不被其打动。尽管这样,还是有人说,不宜发表。”何定说。

  11年后,《彭德怀传》 出版。传记定稿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编研室主持评审会,邀请毛泽东传记组、其他九大元帅传记组、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党史研究室、军事科学院战史部等机构做评审。

  中途有人发问:“你们这样写,岂不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

  何定反驳,“不是我们把矛头指向毛主席,而是庐山会议,毛主席将矛头指向彭德怀,我们照实写了。”

  开始,他和许多人一样

  庐山会议的这桩公案,与当年执行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密切相联。

  1950年代初,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关于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已基本实现。中共领导面临下一个五年计划挑战:参照苏联经验的同时,如何摸索适应中国国情的治国体系;如何摆脱一穷二白,早日成为社会主义工业化强国。

  中共党史研究者韩钢分析:1953年,中共的过渡时期总路线规定了“一体两翼”的战略,所谓“一体”是工业化,“两翼”是个体农业、个体手工业改造和私营工商业改造,计划15年完成。到了1955年下半年,毛泽东开始批判“右倾保守主义”——认为农村合作化还有“小脚女人”意识,应大步加速,促成农业合作化的高潮。

  “原来设想15年完成的农业改造很快将实现,私营工商业改造和个体手工业改造在农业改造高潮促进下亦如江河泻地。这本有人为快速推进因素的过程,反过来刺激毛泽东,他以为工业化也可尽快实现。”韩钢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