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兴的远见:历史眼光非常人所及
2013-11-15 14:04:27 来源:环球人物 评论:

  牺牲精神非后来者所能想象

  黄兴虽然有新兴的国民主义、民族主义,但他没有我们后来者那样强烈的民族中心主义,作为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他有着我们难以理解的全人类情怀和世界眼光。他给5个儿子分别起名为:欧、中、美、球、寰,女儿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华”字。他还发起创办《世界报》,希望人们以“世界之眼光为眼光,世界之生活为生活”。

  因此,黄兴的事功行迹确非我们当代人所能想象。

  为了革命,他做到了毁家纾难。1903年11月4日,是黄兴29岁生日。从日本回国不到半年的他,先后联系尚在武昌学习的宋教仁、同学周震麟,以及在长沙明德学堂教书时发展的进步学生胡瑛,利用做生日酒的名义,办了两桌酒席。在推杯换盏的掩护下,一个以推翻专制统治为目的的革命组织——华兴会宣告成立,黄兴被推举为会长。华兴会没有经费来源,黄兴劝说家人,卖掉了老家的“祖遗田产近300石”。黄兴长女黄振华曾经回忆,当时家里的田地一季稻米收成为700—800石,折合七八万斤。

  这种牺牲精神,没有远见和情怀的人,是做不出来的。而黄兴不但将家产都用于事业,身家性命更是在所不惜。他被清政府通缉后扔下一家老小,四处流亡。黄振华回忆说,母亲隐姓埋名,拖儿带女,日子过得拮据艰难。黄兴的大儿子黄一欧最后辗转到了日本跟黄兴团聚。1906年冬,在孙中山、章太炎的介绍下,14岁的黄一欧加入同盟会,成为当时最小的会员。

  革命成功后,黄兴仍在捐献家产。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黄兴连写两封信给继母,劝说她和家人尽快搬离长沙的住宅,因为“现住之宅院,今已捐入国民党”,用作国民党湖南支部筹备选举,黄兴还郑重地说:“此事关系我之信用。”

  革命非一时血气之勇

  世人都说黄兴是“常败将军”,因为“蚂蚁撼大象”的革命在当时看来是无望的,一次次起义也是自杀性的,而且多以失败告终,但黄兴早已把生死置之脑后。他只是一介书生,军事并非他的专业,然而自华兴会计划在湖南起事,他即自任总指挥,武昌起义后做战时总司令,南京临时政府时为陆军总长,随后还做南京留守。革命党人人才结构单一,军事人才欠缺,黄兴勇于担当,脱颖而出,最终众望所归。每次起义,他都亲自策划,身临前线,冲锋陷阵,表现得异常勇敢。辛亥革命期间,正是他在汉口、汉阳苦战整整一个月,才为各地独立赢得了时间。汉阳兵败,他在引咎辞职后有着以死谢天下的心思。李书城等友人力劝,强拉着他退出汉阳,“当江轮渡至中流时,黄公目睹汉阳城,忽急走船舷,纵身投水,若非副官长曾昭文与刘揆一追随左右,合力抱持之”,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的轻身以酬革命绝非一时血气之勇,而是真正明了革命的意义。在黄兴身上,流淌着湖南人的担当,有着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等人的天命感,有着谭嗣同、唐才常等人的牺牲意识。他当然有他的是非,你可以说是他的局限、缺点,但你不能非议他对革命事业和对中国的忠诚。

  遗憾的是,从当时到现在,人们对黄兴都有这样那样的私心。革命党内部说他好听恭维话;袁世凯为了打压他而莫须有地说他“胆小识短,易受小人欺”;蒋介石主政的国民政府遵从自己的“道统”,有意忽略黄兴等为主体的湖湘革命党人;今天,纸上谈兵的论者会把革命党、当权者、立宪派放在一起演兵布阵,以求结果最优,以结果去苛责阵营中人,或责其认知有问题,或斥其私心自用……这实在是戏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