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用300万使新桂系俯首称臣?
2013-11-14 16:43:08 来源:文史春秋 评论:


  蒋介石为消灭新桂系驻武汉的部队,采纳了杨永泰的计谋,通过杨永泰找到了原新桂系失意军官,一贯反对李宗仁、白崇禧而离桂的俞作柏(曾任桂军纵队司令、黄埔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校长等职),到武汉秘密策动其姑表弟李明瑞(时任桂军第七军副军长、第三纵队副司令、代司令)叛桂投蒋。蒋委俞作柏为上将参议,送俞活动费70万元。俞潜入武汉后,策动李明瑞、杨腾辉(独立旅旅长)倒桂投蒋,并送每人30万元。李明瑞北伐时任第七军旅长(时第七军没有师的编制,军以下是旅),作战勇敢、战功卓著,后来新桂系部队扩编了两个军(即第十九军、第十八军),李、白不论功行赏,不按战功大小提拔干部,把胡宗铎(北伐时任旅长)、陶钧(北伐时任团长,是李明瑞的部属)擢升为第十九、第十八军军长。李明瑞对此极为不满,第七军的官兵也为李明瑞不获提升重用而愤愤不平。由于以上原因,所以俞要李明瑞等蒋军到武汉附近时,阵前倒戈投蒋,李明瑞答应了。当蒋介石得悉俞作柏策反李明瑞成功、白崇禧在唐山出走后,即于1929年3月28日对其部队下达了作战命令。当时蒋军有些高级将领对战胜第四集团军觉得没有把握,信心不足。蒋给他们打气壮胆说,我是有把握的,你们放心好了。1929年3月30日,蒋抵九江督师,设行营于九江大东旅馆。1929年4月2日傍晚,李明瑞率领其本师全部、李朝芳师梁重熙团、尹承纲师庞汉祯团以及杨腾辉的独立旅在武汉黄陂秘密集结,连夜以急行军向西北移动。4月3日达湖北孝感花园一带。4月4日,蒋介石派钱大钧、俞作柏到孝感正式宣布任命李明瑞为第十五师(相当于军)师长,杨腾辉为第五十七师师长。

  李明瑞率部阵前倒戈投蒋后,第四集团军在武汉的第七军军长夏威、第十九军军长胡宗铎、第十八军军长陶钧等见主力第七军大半个军投蒋,全军军心动摇,士气低落,仓促决定撤出武汉,拟到鄂西的荆(门)、沙(市)、宣(昌)后再作打算。因事出突然,部队撤退时争先恐后,十分混乱。蒋兵不血刃而占领武汉,并趁机派朱绍良等率部衔尾直追。但尾追的蒋军,不敢靠近桂军,相距均一日行程左右,主要是造造声势,怕靠太近被桂军回头咬一口吃不消。桂军退到荆、沙后,蒋的追击部队照例是一方面围而不攻,一方面派孔庚等人潜入桂军中对其高级将领进行收买瓦解工作。孔庚等代表蒋介石向夏威、胡宗铎、陶钧提出,只要离开所率部队,蒋愿送他们一笔款项,并保证他们人身财产安全。夏、胡、陶每人得蒋送的钱(有的说每人5万元)后,即偷偷地离开了他们的部队溜走了。

  夏、胡、陶走后,军中无人领导,十数万能战之兵未打一枪、未发一炮即被被蒋介石瓦解缴械了,此事可说是开了中国现代军事史的先河了。

  蒋介石以300万元使新桂系俯首称臣

  1936年6月1日,新桂系首领李宗仁、白崇禧与广东的陈济棠(时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联合发动名为抗日实为反蒋的“六一运动”(或称“两广事变”)。运动发起后,蒋介石故伎重演,以金钱、官爵收买了陈济棠的部属,使之纷纷倒戈叛陈投蒋。

  1936年7月6日,陈济棠部的副军长李汉魂“封金挂印”出走香港;同日,陈的空军第一批40多人驾机投蒋;7月14日,陈的第一军(陈部的主力)军长余汉谋被蒋重金收买叛陈,在大庚通电就任蒋任命的广东绥靖主任兼第四路军总司令职,还通电陈济棠,限其24小时内离粤,次日(7月15日),即率主力集结英德、军田一带,准备进入广州;陈济棠的第二军副军长张达也被蒋收买,7月14日通电服从蒋中央领导,并欢迎余汉谋到广州上任;粤空军司令黄先锐被蒋收买,率全部粤空军百余架投蒋叛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