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引发的骚动
2013-11-09 10:13:54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萧西之水

  没人会想到,政党内阁能建立,居然开始于一个渔村,几十名渔妇。

  渔妇哀怨

  1918年7月22日,富山县下新川郡鱼津町。

  村里都有井,丈夫白天工作,主妇喜欢在井边聊天,这就叫“井户端会议”。一般而言,“井户端会议”议题都是家长里短,但今天,大家神色凝重,因为她们得知一个重要消息:一艘名为“伊吹丸”的商船,将满载大米开向其他城市。

  当时米价飞涨,百姓难以负担,7月又是休渔期,渔家简直要断粮——就在这时,一艘船满载大米,不就地售卖,却要跑出去,当然是囤积居奇,谋求更高利益。

  “井户端会议”做出决议:第二天早上,先去港口阻止装船,再去周边米店阻止输出大米!

  7月23日早上,46名渔妇跑到港口。说是阻止,但毕竟是妇道人家,也不可能有什么暴力行为,只是一味恳求。先求船家,再求米家。每到一家,大家一齐行礼,希望米店老板能可怜可怜自己。不过,生意人到底是铁石心肠,不同意也就算了,还叫了警察,生生驱散了这些主妇。

  按说这事就这么完了,谁承想报纸却如猫见了腥,不顾事实如何,把恳求描绘成暴动,甚至编造了“渔妇袭击米店”“渔家大暴动”这样煽动性的题目,意在挑动官民矛盾,这种恶意造谣的伎俩会起作用吗?

  作用很大。8月6日,附近两个町的一千多村民也加入运动,他们强行用一石35日元的价格,买走了一石50日元的大米。

  暴动,真的来了。

  有些数据,该说还得说

  中国史家评论历史,很爱用“必然原因”,的确,米骚动也有必然原因:一战。

  1914年一战爆发,欧美列强急需进口军需品,日本虽然参战却不需要直接出兵,便迎来“大战景气”。到1918年战争结束,日本官方黄金储备上升近5倍;日本甩去日俄战争以来11亿日元的欠债,转而获得28亿日元的债权;进出口总额上升3倍多;钢铁、开矿、商船、纺织等轻重工业都获得巨大发展。

  还有更重要的——物价上涨。

  1914年~1916年两年间,物价上涨情况如下:毛织品40%、纸4倍、食用碱6倍、锅1.5倍、铝制品2倍、菜刀5倍。随着一战需求增大,日本商人为谋求暴利,将大量产品送到欧美市场,资源匮乏的日本更加缺少产品,物价上涨也在所难免。

  到1918年,更大规模的物价上涨开始——准确地说,是米价上涨。

  1918年1月,大阪堂岛市场米价为一石15日元,到了6月超过20日元,紧接着7月攀过30日元大关,8月7日“米骚动”闹得最欢之时,1石米已超过40日元。

  这还不要紧,就在8月2日,首相寺内正毅宣布:俄国十月革命之后脱离协约国,为了惩罚他们,日本要出兵西伯利亚——这一举措更抬升了米价:8月9日,神户米店价格达到了1石米60.8日元。短短8个月时间,米价上升4倍多,当时一般百姓每月收入也就是15~25日元,生计根本无法维持。

  买不起菜刀、铝制品、纸都是小事,买不起米,真是活不下去了。

  8月10日,名古屋出现2万人规模的大型集会,要求米店降价售米;8月11日,大阪、神户闹了起来;8月13日,东京大规模游行。暴乱遍布日本1道3府37县369个地区,先后数百万人参与,日本官方出动10余万军队镇压,直到9月12日,“米骚动”才大体告一段落。

  这场巨大的暴乱给日本带来了什么呢?有人说显示了百姓的力量,有人说是劳动者的胜利,有人说给日本资本主义以沉重打击——这里要告诉大家:“米骚动”直接结果,是结束藩阀内阁。

  藩阀政治,最后一击

  1913年2月,第三次桂内阁辞职,算是政党打了漂亮仗,但离政党内阁还差很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