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应自公民课开始
2013-11-09 10:13:12作者:宋焘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宋焘

  上帝是最好的编剧。10月30日晚上的一条简单的新闻复杂过大多数煽情的电影。

  《四川在线》的权威描述是这样的:“成都市翡翠城小区四期一名10岁男孩军军(化名)从自家30层坠楼身亡……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当事学校的声明补充了部分细节,军军在学校的朗诵比赛中不遵守纪律,老师批评教育,军军放学后跳楼。

  表面上看这是儿童教育有问题,但又绝非仅仅是教育问题。官媒提到了军军语文课本上留下的文字:“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这句话信息含量很大。这件事板上钉钉的情节是老师要惩罚军军,要么写一千字的检查,要么罚站;或者还有要么如何。结果是小孩子“选择”了自己极不情愿的,之所以说不情愿,是因为他说了“做不到,几次都缩回来”。而这个“选择”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有种力量让军军违背了人的求生本能。所以这个问题就变成:什么机制可以将人驯化到放弃求生本能的地步。

  这肯定不单是“教育”的问题。说洗脑过于笼统,也不和谐,让孩子去反洗脑更不现实。其实最重要的我觉得是要搞清楚个人权利先于教育问题,貌似属于教育问题的事情很多其实是个人权利受到侵犯的变体。所以说到关心孩子,与其说如何教育孩子,不如先搞清楚到底什么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最大。反过来说,新闻中的少年惨剧,包括一些儿童题材电影里的乖张离奇,揭开的其实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伊朗的电影审查不近人情,但电影一样风姿绰约,其中儿童题材电影蔚为大观。说白了,儿童电影不儿童,你能从中看到那个国家的凋敝,政权的不堪,自由尽萎缩,权利如草芥。

  马克巴马夫家族又是伊朗电影的传奇。父亲莫森·马克巴马夫既是作家也是电影人,世界级影展的常胜军。大女儿莎米拉·马克巴马夫17岁时以《苹果》杀入戛纳,2000年终凭那部《黑板》抱回评审团大奖。小女儿汉娜·马克巴马夫更是了得,14岁时以一部纪录片入围威尼斯影展,17岁的第一部长片《迢迢上学路》(《佛在耻辱中倒塌》)斩获17个大奖。这部电影的角色全是小孩,但绝非一部儿童电影。

  6岁的小女孩巴克泰羡慕邻家男孩能上学。趁母亲离家洗衣服的空档,她安置好自己的妹妹,准备求学。塔利班倒台之后,学校的大门对女性敞开。但家徒四壁的巴克泰首先要解决文具的问题。在商店老板那里碰壁之后,她从家里拿了4个鸡蛋,到集市上卖掉之后买文具。

  巴克泰卖鸡蛋买文具的过程让我相信她不但聪明而且泼辣。某种意义上这是天分,基本的社会规则之上依靠趋利的本能去解决问题,这个很难被教出来。不管是什么社会之下,这种应对靠的都是个人的智商和情商。当然,巴克泰的上学路困难也不在此。

  险阻出现在巴克泰找学校的路上。她遇到一群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这群孩子把自己扮成塔利班分子。他们说女孩子不需要上学,涂口红不蒙面的巴克泰是坏女人,应该被活埋。巴克泰被带到一个洞穴中,几个被带上纸袋面罩的小女孩站在里头。巴克泰告诉她们这只是一个游戏,不必害怕。但女孩子们真的被吓坏了,有一个甚至不敢逃离要在洞穴中“受死”。那些男孩儿身上浮现的是昔日的塔利班,而在这些小女孩身上,则是阿富汗普通人的恐惧与麻木,无关老少,举国皆然。

  而在回家的路上,巴克泰又碰上这群孩子。这次他们扮成美军,巴克泰则被当成塔利班分子,必须受死。她拼命地逃,但最后还是被围住了。面对那孩子的恐吓,巴克泰真害怕了,当别人喊出“死掉就自由了”的时候,哭泣的巴克泰倒下了。这些孩子的举动已经超出了恶作剧的程度。同时这种角色鲜明、转换明确的“游戏”断然不是孩子能凭空编造出来的。说白了,这就是战火拉锯对孩子的影响,这种非常环境是最“有效”的教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