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究竟是何地位?
2013-10-12 10:57:32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对国民教育而言,这本书非常不合适。”

  又是一场论战。发言人美浓部达吉,身份是东京帝国大学法学教授,时间是1912年5月。“这本书”,指《国民教育:帝国宪法讲义》,作者上杉慎吉,也是东京帝国大学法学教授。

  同为东大法学教授,授课却不同:上杉慎吉教宪法,美浓部达吉教行政法。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但在宪法解释上,美浓部很不同意上杉,便撰文批驳。这一批驳不要紧,直接引发一场法学口水战,日本大众也首次开始思考天皇地位:天皇机关VS天皇主权。

  “天皇主权说”认为,天皇即国家,主权是天皇私产;与此相对,“天皇机关说”认为,国家是国家,天皇是天皇,天皇只是国家的一个统治机关。

  若说近代日本以天皇为神,“天皇机关说”无疑是要把天皇拉下神坛——两位东大教授之战,谁会赢?

  第1条?第4条?

  近代提天皇,常有人援引《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第1条“日本国万世一系由天皇统治”,将天皇定性为专制君主,将明治宪法判定为“伪立宪”。却无人注意:明治宪法第4条还规定:“天皇是国家元首,总揽统治权,要根据宪法履行权力。”

  国君可以统治国家,但行事不能违宪,这是正经的君主立宪制。

  比起第1条“万世一系”这种豪言壮语,第4条才是宪法核心——宪法缔造者伊藤博文也持这一观点。早在宪法制订时,第4条就备受质疑,伊藤博文却力排众议,坚持将天皇定为立宪君主。

  本来没问题,但明治时代,藩阀专制,当然希望抬高天皇权威。恰好此时,东大法学教授穗积八束根据1、4两条提出:天皇总揽统治权,也就是拥有主权——这一解释正合藩阀之意,旋即立为正论。

  “天皇主权说”很危险,宪法一旦如此解释,天皇就是国家不可动摇的领袖,也很容易神化。事实上,这种理论的别称就叫“神权学派”。

  穗积八束,正是上杉慎吉的导师。上杉慎吉是“正论”继承者,当然抱着旧思路不变。谁承想在大正新时代,却让一个同僚骂了街。

  上杉慎吉不高兴,便在杂志《太阳》上刊文反驳。要注意:美浓部发文,杂志选在《国家学会杂志》,是一本高端学术杂志,一般人不看;但上杉选在《太阳》,这是要直面广大读者朋友。看起来,上杉慎吉胜券在握,要在老百姓面前好好秀一番胜利。

  但剧情发展,却远出上杉慎吉所料。

  教授的错误

  “我认为我国是君主国,美浓部博士却说是民主国!”

  1912年8月,上杉慎吉《有关国体的异说》如是说。

  “我在书中任何一个地方,从未说过帝国是民主国!”

  1912年10月,美浓部达吉《读上杉博士“有关国体的异说”》如是驳。

  从辩论可以看出,上杉慎吉弄错了一个关键问题。

  主权定义有两种,一种是统治权,还有一种是最高决策权。美浓部达吉的核心思想是:统治权属于整个国家,天皇是最高决策者。为了更好理解,他曾将国家比作人体:想要运转人体(统治),需要人体各个器官——这就是国家各个部门;决定人体运转(决策),需要大脑——天皇就是最高部门。

  这也叫“国家法人说”,是君主立宪制的重要理论。

  或许有人认为,上杉慎吉是旧思想卫道士,是独裁派;美浓部达吉是新思想开拓者,是民主斗士。但国家法人说中,只承认国家的法律人格,这一点上,他不仅否定了天皇(绝对君主制),也否定了民众(民主制)。上杉、美浓部两者都支持君主制,区别是一个绝对君主、一个君主立宪。应该说,上杉指责美浓部“民主国”云云,实在冤枉了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