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幸存的试毒女郎 回忆为希特勒试毒往事
2013-09-12 15:58:25 来源:新京报 评论:


  白色的剥皮芦笋,蒸过后配上美味调味汁,最妙的是,里面有上等的黄油,热腾腾的飘着香味儿。此时,普通德国人正在往面包上抹稀释过的人造黄油,甚至连咖啡都没得喝。在食不果腹的战争岁月,她可以吃到最美味的食物,因为她要为希特勒的美食试毒,95岁的德国老妇人玛格特·沃尔克娓娓道来那段尘封的往事,她是希特勒唯一幸存的试毒女郎,其他14名女孩已被枪决,但她并未因死里逃生而成为历史的幸运儿,在沃尔克看来,个人的生命已经死了,那段历史将她毁了。

  在“狼穴”为希特勒试菜

  为希特勒试毒的秘密,玛格特·沃尔克一直深藏心底,对丈夫都没透露,直到95岁,她才公之于世。

  在那个青春遭遇战火的岁月,和很多少女一样,她的命运注定在历史的洪流中成为身不由己的悲剧。那时沃尔克20多岁,她和其他14个女孩成为希特勒的试毒员。

  在希特勒的“狼穴”(防空碉堡,希特勒“老巢”之一,今在波兰境内)附近,沃尔克在2年多时间里为希特勒试吃每一道菜肴,有如行走在刀刃上。

  “希特勒是素食主义者。我没试吃过一块肉。”沃尔克说,“希特勒总是幻想英国人要毒杀他,因此他找了15个女孩为他试毒。”

  “只有最好的蔬菜,芦笋、甜椒。经常佐以米饭或者意大利面条,非常美味。”她回忆说,“但我们活在恐惧中,从来不能享受美食。我们听说了下毒传闻,每天都害怕吃到最后的晚餐。”

  沃尔克的故事充满了恐惧和战争的创伤。她坚称自己从未加入纳粹党,但由于羞耻和害怕遭审判,直到生命的黄昏,她才说出这段经历。

  和其他14个女孩一同试毒

  沃尔克曾拒绝加入纳粹青年组织,她的父亲也拒绝加入纳粹党。但她为何会成为试毒员呢?

  在她看来那是命运的阴差阳错,她出生在柏林,二战时丈夫加入德军,之后不知所踪。1941年冬,为躲避轰炸,沃尔克从柏林逃出来,前往今天波兰境内一个小村庄投奔亲人。

  “我能去哪里呢?”沃尔克在柏林的公寓被摧毁,丈夫参军后杳无音信,只有去那里才能投靠亲人。

  沃尔克住在亲戚家带花园的大房子,这是战争年代难得的田园牧歌。但距此不到3公里的地方,就是希特勒的“狼穴”。她被德军强行编入平民服务组,成为试毒员。

  每天早上8点钟,党卫军的士兵会在楼下叫她起床。沃尔克必须每天去军营报到,但只有希特勒在“狼穴”时,才会被安排去试毒。

  在“狼穴”附近有一座兵营,这是为“狼穴”做饭的地方。中午时,服务人员在盘中装满蔬菜、调味料、面条和外国水果,这时15名担任试毒员的姑娘逐个试吃。

  一小时后,食物被证明没有问题,纳粹党卫军才会用板条箱将菜肴送入“狼穴”,供希特勒享用。通常试吃的食物都放在一个盘子里,只送给希特勒一个人。

  亲历刺杀希特勒事件

  希特勒非常神秘,以至于沃尔克在担任试毒员时间里,都没有见过他本人,只和他的守卫有些交情。

  虽然从未见过希特勒,但是沃克尔亲历了1944年那起震惊世界的暗杀希特勒事件。施陶芬贝格上校在“狼穴”中引爆炸弹,企图暗杀希特勒。希特勒受了伤,却最终幸免于难。希特勒为了此事处决了5000人,“沙漠之狐”隆美尔元帅也受到牵连,被迫自杀。

  那天,沃尔克正和士兵们在帐篷中看电影。她说,“我们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声音大得不可想象。我们都被震下了凳子。然后我听到有人大喊‘希特勒死了’,事实是他没有死。”

  爆炸后,“狼穴”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试毒员再也不能住在自己的家中,她们被集体安置在一间废弃的学校内,由专人把守,“我们就像笼子里的动物。”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