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杀袁王:彭德怀的终生遗憾
2013-09-11 14:06:28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这件事袁文才没有向宁冈县委汇报清楚,国民党乘机散布种种谣言,声称袁文才与罗克绍交好密谋,企图反水。谢希安、龙超清在提议公审处决罗克绍遭到拒绝后,连夜赶赴永新,向边界特委报告事态的发展,他们言之凿凿地说:“如此下去,恐怕他们要作反了。”刚刚到达永新的中央巡视员彭清泉(潘星元)信以为真,主持会议,决定武力解决袁、王。

  2月22日,边界特委以“毛委员来信”为由,要袁王带部队到永新县城听候整编。袁文才、王佐欣然听命,带领队伍按时抵达永新。特委将他两人的住所分开。袁文才住尹家巷22号,王佐住尹家祠。晚上,边界特委召开会议,指责袁文才有5条罪不容赦的错误,即反对特委领导,勾结土豪恶霸,破坏分田,受编不受调。袁文才这才发觉特委是想朝自己开刀。他依据事实,逐一予以反驳,说得彭清泉、龙超清、朱昌偕等人哑口无言。

  “那你到底有没有错误?”彭清泉恼羞成怒地质问道。

  “我是有错误”,袁文才从容镇静地回答说,“但是,我的错误决不是你们说的那个样子。”

  王佐也气冲冲地起来帮腔,“你说破坏苏维埃,我老庚是边界苏维埃政府主席,岂有自己反对自己?宁冈在边界各县中分田最早,袁团长要是反对,这田地能分成么!”

  “王佐,你别太放肆了,当心我处分你。”彭清泉“叭”地一声把手枪拍在桌子上。

  “处分算个屁,老子照样吃饭、睡觉。”性情豪爽、粗狂不羁的王佐也火了,将身上的驳壳枪取下,使劲摔在桌上,震得灰尘飞扬。

  会场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大家不欢而散。

  会后,王佐感到事情不妙,私下拉着袁文才,悄悄商量:“我看这次怕是凶多吉少,还是把部队拉走,到九龙山去吧!”

  “我们来永新,是奉毛委员之令。中途离开,总是不太好。相信毛委员会来解决问题的。”袁文才笃信毛泽东。

  “看会场上那些人有恃无恐的样子,怕是大有来头。”王佐猜测。

  “毛泽东要是起这种心肠,天也会黑半边哩”,袁文才指责说,“你王佐是牛眼看人,把人看得木桶般大,吓破了胆子。”

  王佐忍不住反讥,“你袁文才现在是鹅眼看人,把人看得太小了,刀架在脖子上还不知道是在受死。”

  袁文才、王佐这两位亲密无间、患难与共的兄弟,第一次发生了公开的激烈争吵。这也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争吵。

  就在袁文才、王佐为今后的去向犹豫为难时,边界特委负责人连夜赶往红五军军部驻地。

  “袁王要反水,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彭德怀有保留地望着特委书记朱昌偕。“去年五、六月间,王佐率特务营和五军共同行动打酃县、桂东、城口、南雄时,还不坏,不算太蛮横,不致如此严重吧!为什么变化这样快呢?”

  彭德怀对袁文才不十分熟悉,但对王佐很有好感。据红五军老战士追忆:

  彭德怀转过身对滕代远、邓萍说:“你们对王佐印象如何?王佐随五军行动时,还是表现好的,对五军是不怀疑的。那次随五军到南雄,是王自己提出来的,我们未向他建议过,要是王佐有私心,他就不会随我们出去。”

  “那是以前的皇历了。王佐反动是袁文才挑拨起来的。袁文才从东固逃回来后,把‘六大’决议中关于与土匪关系的内容念给王佐听,并说‘无论我们怎样忠心,他们也是不会信任的’。王佐最听袁文才的话,所以一同反水了。现在永新县城内部是袁王的人,他们有将边区参加县以上联席会议的同志一网打尽的可能。事情万分危险,请求五军立即出动挽救目前的危局。”朱昌偕恳切地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