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杀袁王:彭德怀的终生遗憾
2013-09-11 14:06:28 来源:新浪历史 评论:

  “我是去也可,不去也可”,袁文才兀自顺着心思往下说,“但是,不去还是不行的,人家会说我受编不受调。已经有人告了我的状。”

  望着陈次谋等人诧异的神色,袁文才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本卦书,解释道:“今年年成不好呀!这书里有一句话,叫做‘半天飞一石,打破水中鱼’,说不定这一关难过。”

  袁文才按捺住自己火爆的性子,决心夹着尾巴做人,希望躲过此劫。可是,事态的发展,令他无法平心静气。

  1929年冬,原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巡视员宛希先到永新调和、斡旋党内土客籍矛盾。永新县委王怀等人听信坏人造谣,派人围捕宛希先。宛希先得知消息后,连夜逃往宁冈,准备到袁文才处暂避一时,待毛泽东回山后再与永新县委负责人理论,谁知在逃跑途中被抓获。王怀等人用铁丝锥穿脚胫骨对他百般折磨,使其痛楚而死。

  宛希先坚决拥护和执行毛泽东关于教育、帮助和改造旧式农民武装的政策,对袁文才、王佐等绿林出身的同志不排挤、不鄙视,被袁王认为是知心朋友。宛希先被杀害后,袁文才愤怒至极,号啕大哭三天三夜,他痛骂永新县委那些土籍文墨秀才是秦桧,是奸臣,是注定没有好下场的小人。他引用一句土话“文官指一指,武将累出屎”,公开指责永新县委秀才大人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尽管袁文才气得心头滴血,恨不得马上把那班残害宛希先的人抓起来以牙还牙。但是,作为一名已经成熟起来的共产党员和红军重要领导干部,他没有贸然行事。宁冈县委组织委员刘克犹回忆:“袁文才得知永新方面边委书记宛希先遇害的确讯,对我说,边委已无组织观念,不过我暂时还是要守纪律,防止内部破裂。”

  袁文才对永新县委、边界特委部分领导人的切齿愤怒和极端不满,引起王怀、朱昌偕的积恨和注意,他们愈加急迫地感到袁王武装是一颗埋伏在自己身边的定时炸弹,必须预先动手,以防不测。慑于袁王的威信、实力和战功,以及他们服从组织调遣的忠实表现,朱昌偕、王怀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对袁王动手,他们必须等待时机,等待袁王自己出现失误。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1930年2月10日深夜,茶陵县游击队长吴文涛来报告,国民党茶陵、酃县、宁冈三县联防总指挥罗克绍春节期间离开茶陵县城老巢,只带少数护兵前往蕉坪姘头家。袁文才闻讯大喜。

  罗克绍系茶陵县江口人,是边界地区反动民团的头目,拥有数百人枪。他拥有一个小型兵工厂,能制造步枪和子弹,这点令袁文才、王佐艳羡不已。11日清晨,袁王集合部队踏着晨霜寒雪赶往蕉坪。傍晚,部队在虎爪吃晚饭,袁文才向战士说明任务:“罗克绍有个30多人的兵工厂,每天可以造一条七九漏壳枪,我们要把它全部缴过来。大家注意,对工人不要开枪,要向他们做宣传,要动员他们过来,给我们造枪。”

  11日夜晚。天空没有云彩,寒月当空,山路在朦胧的月色中婉蜒伸展。袁王部队兵分三路,向江口、蕉坪摸去。

  江口是个有百户人家的小圩镇,只有一条小街。蕉坪离江口大约两里远,站在山上可以看清整个蕉坪,一条小河流向江口,小河两边都是房子。罗克绍的姘妇住在河滨一栋青砖大屋里。红军战士出其不意,打得罗克绍措手不及,连人带工厂设备全部押往新城。

  罗克绍是边区民愤极大的恶霸,双手沾满革命者的鲜血。贫苦农家主妇常用“罗阎王”来吓唬夜啼的幼儿。可是,袁文才回新城后,却给罗克绍松绑让座,设宴款待,还和他一起打麻将娱乐。红军战士感到迷惑不解,袁文才解释道:“杀掉罗克绍有嘛格用,我们到长沙又买不到钢铁和硫黄洋硝。没有这些材料哪里造得成枪。”几天后,袁文才把罗克绍带往茅坪,软禁在茅坪山上的竹棚里,希望逼他帮助红军购置材料造枪。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