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高官回顾:公审四人帮时江青一句话引笑场
2013-09-05 15:32:03 来源:老人报 评论:


  审判高官为何会引人注目?在中国的政治语境下,高官落马前后的两张面孔的反差往往令人瞠目结舌,也满足了媒体受众的猎奇心理;另一方面,对高官进行公开审理,也需要勇气。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官方审判落马高官的信息发布与传播经历了几次媒体形式上的变化。

  被热追的@济南中院

  济南中院的官方微博,是为审判薄熙来开的。从8月18日到8月26日,@济南中院共发160条微博,其中与薄案直接相关的就有153条。短短一周时间,共赚得粉丝超过58万。而这次关于薄熙来的审判,完全由微博平台主导信息发布节奏,连传统官方媒体也要守着@济南中院才能发布信息。

  趋于谨慎的庭审

  1990年开始,中央电视台对高官庭审的报道趋于谨慎。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一审宣判时,《新闻联播》共播出全长4分47秒的新闻剪辑。新世纪以来,“高官受审”以经济案为多,新闻门槛也越来越高,落马前与陈希同同一级别的陈良宇,在央视新闻中只得到1分45秒的新闻时长。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央视新闻也只被几个受审画面一笔带过。吸取这一教训,官方在发布王立军案信息时谨慎把关,旁听者被限制接受采访或擅自发布信息。

  社交网络让庭审更为公开

  电视新闻似乎是一种颇具仪式感的新闻形式,报道政治人物与大案要案,必须严肃庄重,无法与观众交互产生新内容,与传统媒体对应的是,网络讨论的兴盛。近年来,随着社交网络在中国崛起,富有幽默感的中国人也开始瞄准庭审过程中的娱乐化因素。

  过去的高官审判中,很难见到笑场。公审四人帮时,江青为大家贡献过一次。1980年12月末的一次辩论中,轮到江青发言时,她说:“战争的时候唯一留在前方追随毛泽东主席的只有我一个女同志!”这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高官庭审中唯一的一次被转播出来的笑场。

  此次薄案开审,法庭上仍然气氛庄严,庭外网络空间却早已众声喧哗。庭审最后一天,在辩论阶段,薄熙来道出王立军“暗恋谷开来”,两人“如胶似漆”后,剧情急遽转轨。至此,人们已不关心薄熙来判几年、谷开来是否还有漏罪、王立军有没有说谎,一切的焦点都集中在这段三角关系中,微博笑场开始了。

  高官审判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江青

  1980年11月20日至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依法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进行公开审判。庭审进行了电视转播,但非实时直播,一些内容被过滤。

  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

  1988年7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刑事诉讼法规定对陈希同玩忽职守罪进行审判。各界群众及新闻记者150余人旁听了公开宣判。陈希同的亲属也参加了旁听。

  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2008年3月25日,陈良宇案的庭审被安排在天津二中院的一号法庭审判。旁听人员主要来自中央纪委、最高检和最高法,另有吉林来的一些最初侦办此案的检察官。庭审现场没有媒体记者,也没有家属。陈的妻子黄毅玲因自身同案情有关联,未能进入法庭。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2013年6月9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刘志军案一审开庭。刘志军案使用了“庭前会议”,正式庭审时间3个半小时。刘志军的亲属、媒体记者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群众近50人旁听了庭审。仅有新华社、央视等6家媒体获准旁听。由于法庭内座位有限,现场有20余家媒体记者在审判服务大厅中等候。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