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情史:两次倒插门 骂前女友“淫昏”
2013-09-03 17:25:12 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


  原以为爱情是要天长地久,其实到头来很多不过是好聚好散,情人最后不免沦为朋友,两人当中总有一个要先走。这似乎是爱情的特定生态规律。

  然而,结论是理性的,接受结论却是一个感性的痛苦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感性情绪时时会有反弹,正在平复的感情伤口时时会有溃烂,没有人能很理性地失恋。如果很理性,那说明他或她之前的恋爱是假的。

  这种交织着理性和感性的失恋心态,草根有,圣贤有,李白也有,他还写了出来,传之千古。

  情史:李白婚姻史上有两次倒插门

  关于李白老师的婚姻状况,他的铁哥们魏颢有明晰的记录,第一桩婚姻娶的是在湖北安陆,娶的是大唐帝国前任丞相许圉师的孙女,婚姻状况:幸福。生有一子一女,长女叫平阳,次子叫伯禽。婚姻性质:上门女婿。这是李白老师自个招认的,他在给裴长史的信中承认:许相国家“招”他上门。

  大概在李白老师四十岁的时,许师奶不幸离他而去。这个时候,李白已经搬迁到山东,在这里又找了一个姓刘的美眉,两人的关系维持得很辛苦,后分手。

  过了这一劫,又找了一个山东姑娘,连姓氏都弄不明白,史上只记载:“鲁地妇人”,二人好像只是停留在同居阶段,还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取得很可爱:玻璃(颇黎)。

  到李白老师五十多岁时,进入第四段感情,娶了大唐帝国前宰相宗楚客的孙女,李老师也承认这段婚姻是宗家“招”他的,也是倒插门。

  宗师奶是个好太太,对老公李白有再造之恩。李白老师诗写得好,政治眼光却不敢恭维,六十岁的人半点也不淡定,一脚踏进叛军的阵营,结果深陷大狱,杜甫曾经描述过当时的惨状:“世人皆欲杀”,是宗师奶上下奔波,动用宗家一切的关系,把李白从死罪的深水里打捞了上来,李白对太太无比地感恩:“多君同蔡琰,流泪请曹公”,把宗师奶比作三国时候披头散发,赤脚踩着大雪去请曹操赦免老公的蔡文姬。

  说了这四段感情史,只有第二段与刘姓妹子的历史是最模糊的,第三段虽然连人家姑娘的姓名都没留下,但至少留下了二人感情的结晶:李玻璃。而和刘氏的过程,似乎什么都没留下,在李白的生涯中轻淡如烟。

  真的如此吗?不,往事并不如烟,殊不知,对李白老师精神上打击最大的,刺激最剧烈的,就在这一段。

  情伤:提起第二任 李白什么话都骂得出来

  李白在第一人夫人许太去世之后,进入人生的第一个低谷时期,老婆不在了,在老丈人家应该是没法待下去了,可怜的是两个孩子,李奶爸带着他们该去何方呢?

  去山东吧,因为山东有位武林高手叫裴旻,是天下第一剑客,李白想跟他学剑法,“学剑来山东”,于是拖儿带女来了东鲁。热心的朋友们替李家公子和千金找了个新妈妈,姓刘,也是南陵的望族。

  骂前女友“淫昏”

  李白老师除了跟旻大师学剑,还照样过云游生活,一忽儿登泰山,一忽儿去浙江,社交活动搞得很热闹,家里的女人却闲着。

  刘家姑娘觉得自己不应该是给李白老师当保姆的,于是跟李白分手,李白的哥们魏颢,在《李翰林集序》里是这么概括李白与刘氏的感情经历的:“又合于刘,刘诀。”刘氏主动提出分手。

  对这段感情挫折,李白老师很介意很在意,可以说恨得牙痒痒。一则估计是自尊心很受打击,二则估计是刘姑娘没责任感,扔了两个孩子不管。

  因此,李白对这位刘姑娘说狠话了,在《雪馋诗赠友人》这首诗里,写诗说她“猖狂”、“淫昏”,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还把她比作吕后、妲己、秦始皇他老妈,反正历史上哪个女人最坏,就拿哪个来比喻刘姑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