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兵团知青被杀案:雪地上惊现赤裸尸体
2013-07-19 16:57:47 来源:档案春秋 评论:


  1969年底,我所在的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师38团22连发生一起命案,一名上海知青被杀,这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组建后知青被杀第一案。此时正值上山下乡高潮中,发生如此惨案,自然惊动兵团和省里直至北京相关部门。此事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我也过了花甲之年,但当时场景历历在目很难忘却。

  雪地上惊现赤裸尸体

  1969年12月1日早六时多,天还未大亮,22连干部战士分班排在一块空地投弹训练,当时中国与苏联交恶,基层连队都配备了武器弹药,按正规部队要求进行射击、跑步和投弹等训练。偏巧一名战士投偏了方向,一战士去捡时却发现,在模拟弹处发现草绿色棉衣裤,细看上面竟有血迹便惊叫起来。

  连长陈世钧赶过来,马上意识到出大事了,急忙命令全连集合,清点人数后发现独独少了连部通信员詹宏开。陈连长随后下令各排分头去找。几分钟后,有人大喊,找到啦!我顺着喊声跑过去,但见詹宏开赤裸着双臂弯曲着,一条腿蜷缩着,另一条腿则直挺挺的,只剩一裤头,雪地上的血呈暗红色,其状令人惨不忍睹。

  知青们哪见过如此惨状,不少人号啕大哭,多数女知青不敢靠前。詹宏开是上海人,长相斯文,来连队不过半年时间,和谁都谈不上深交。不过他刚来就第一个被调进连部当通信员,平日不用参加生产劳动,也颇令人羡慕。对于他的死,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会不会被狼咬了,有人说一定是“地富反坏右”(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干的,我随口说是苏修特务过来了吧。这种场合,任何人说的话后来都反映到专案组那里了。陈连长命令保护现场,又下令从今天起任何人都不许离开连队。

  到开饭时间,大家到食堂打饭少了平日里的说说笑笑,我只要了一个馒头一碗菜,便和往常一样去卫生所,因那里暖和,有几个人以往都喜欢聚到卫生所。我面对饭菜实难下咽,不一会儿,和我住同一宿舍的陈世增来了,他狼吞虎咽吃了两个馒头一碗菜,然后让苏医生为他包扎了右手伤口,本也常来卫生所的同一宿舍的郭洪那天却没有到场。

  细节成了破案的关键

  专案组当日进驻连队,在全连大会上,专案组要求“地富反坏右”老老实实交代昨天晚上的行踪,要求大家检举揭发一切可疑人可疑事,要站稳革命立场。最初两天停产开会,第三天恢复劳动,晚上则以班排为单位开会。有一天我后半夜睡得正酣时,被叫到连部,专案人员先送一支烟给我,然后问“你为什么说是苏修特务干的”,我讲前些天听传达文件说有特务过来了'又说死者詹宏开是连部通信员,知道连里和团里很多军事秘密。那位讲狼咬的知青就不那么幸运了,被弄到其他连队关押讯问,因不服遭到打骂,他远在城里的父亲得知后,一气之下病亡。

  经过尸检,办案人员认为,行凶者使用的作案工具是木工用的凿子,詹身上有十几处凿伤,根据伤口的形状推断,凶手手掌根部应该有伤。几十名知青,只有陈世增在“12.1”那天在卫生所包扎了手伤,于是专案组请来团部照相馆的李某,当让陈抬起右臂伸开手掌时,陈脸色顿时煞白,手抖个不停,专案组当即决定将陈异地关押审讯。听到陈世增作为杀人嫌疑犯被带走的消息,我大感震惊。陈和我在连队中关系很要好,都是哈尔滨第六十中学的,他是68届的,平时寡言少语,从不大声讲话,长得文静像个女孩,还当上了副班长。陈不抽烟很少喝酒,每月32元工资寄给家中20元,余下去掉伙食费,只剩4元,这样的人怎敢杀人?让人难以置信。陈被带走第三天,哈尔滨知青郭洪也被带走。随后,专案人员打开陈郭二人装衣物的箱子,拿走了陈的衣服,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血衣。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