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起兵蓄谋已久 不满张学良多疑好杀
2013-06-24 12:48:24 来源:辽宁日报 评论:


  张氏父子直到此时仍没有洞察郭松龄起兵的真正用心。

  其实,郭松龄的反意蓄谋已久。郭松龄属于志大谋深、不甘居于人下之人。虽然张学良给了他充分的信任和充分的权利,他从心底感谢张学良,但对张学良仅凭父荫、小小年纪就当上统兵主帅是很不服气的,尤其是对张学良了解越多,这种不屑也就越深。1925年11月30日,也就是反奉的第九天,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将多年来对张学良的不满和怒气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我公(张学良)为人多疑好杀……公明知龄(指郭)与韩(韩麟春)不能相容,而此次出兵,又复使伊(指韩)与龄并列,更委于珍为副军团长,使龄受其节制。公(张学良)乃诿为主帅(指张作霖)意旨,事前不知,此语谁相信耶?……而龄所保荐部下之不信任,龄所陈述政见之不采纳,犹其余事耳,此应请公反省者一也……嗣与李景林榆关血战,我公父子始得保持地位,至于今日。我公父子对李景林及松龄之信用,果何如耶?此应请公反省者二也。……去年榆关战役子弹缺乏时,我公复欲支身后去,经婉劝始止。公乃自云”不忍舍弃将士“,证以前事,龄实未敢深信。此愿我公反省者三也。”

  至于张作霖,郭松龄更是早有不满。他看不上张作霖的治军手段,看不上张作霖身边的人。不满于张作霖穷兵黩武,为自己的欲望用兵关内,而不管百姓死活。更不满于张作霖与日本人的狗扯羊皮。第二次直奉战争中,郭松龄率奉军的主力浴血奋战,居功至伟。但在战后论功行赏时,张作霖任命杨宇霆为江苏督军,姜登选为安徽督军,郭松龄却没得到什么实惠。此事引起郭松龄的极大不满,多年的积怨都涌上心头,开始瞒着张学良秘密筹划起兵反奉。

  郭松龄起兵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真的像他自己所强调的那样是“伐不义”,或者是推举张学良主政吗?他个人就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是野心吗?

  日本医生守田带着张学良的信来见郭松龄,郭向守田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此次举兵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再不能中止。我已经42岁,这样的病躯,也许活不了多久了。如果张上将军(张作霖)痛改前非而下台的话,请学良到日本去留学三四年,自己的经纶抱负实现一部分之后,就将位置让给张学良君,自己愿意下野,静度闲云野鹤的余生,这不是假的,是真的。为此,可请吉田总领事,白川司令官等做保人。”由此可见,郭是急于实现自己的抱负而采取的行动,目的是推翻张作霖的统治,自己掌权。至于三四年后“将位置让给张学良君”的许诺,恐怕也只有小孩子能相信了。

  张作霖为什么剁了郭松龄双脚

  多年来,郭松龄一直掌握着奉军的精锐部队。起兵前,郭松龄手中更是握有奉军中的绝对主力。所以,郭松龄一反,张作霖犹闻晴天霹雳,惊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后来得到日本人的支持,逆转了形势,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郭松龄反奉,对张作霖和奉系集团是个沉重的打击,在张作霖的个人生涯中也是一次巨大的挫败。在奉系集团内部,虽然有过像汤玉麟、张景惠、杨宇霆那样身居要职的人反对过他,但最后都有惊无险,平安地渡过危机,反而被他利用,树立起自己的威信,使奉系内部更多的人死心塌地地跟从他打天下。但郭松龄的反叛,事情就不这么简单了。因为在奉系所有人的眼中,郭松龄就等同于张学良,谁都知道张作霖对郭松龄恩重如山,郭松龄唯老张家是从。现在最恩宠、最信任的人反了,等于在张作霖心中剜了狠狠的一刀,让他在所在人面前都觉得抬不起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