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移民团
2012-03-10 01:27:38作者:刘刚 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 评论:

  文/刘刚 冬君

  有人说,山水是中国士人的圣经,一点不假,中国士人对山水有一种乡愁式的眷恋,乡愁是自然生命里的一份人文遗产,而那份潜藏在生命底色里的山水乡愁,才是士人精神的自由出口。老庄哲学在山水与人文之间开凿了一条走向自由的通道,在审美领域筑就了一道精神独立的风景线。

  寻找桃花源的精神团队

  中国士人的精神生活可以在自然山水中倘佯,也只有在山水里,精神才可能自由高蹈。山水诗、山水画、高山流水之山水乐,将人的审美诉求寄情于山水,将人文的关怀隐逸在山水里。山水远离朝廷,是隐逸者的家园。他们在这里观山阅水,吐胸中块垒,笔墨底端,别开生面,自成一文泽笃厚的审美的文化江山。这样一座文化的江山,可耕田,能读书,采菊东篱,戴月荷锄,才是士人寻找的桃花源。

  浙江永嘉优越的地理位置,楠溪江不俗的山水,是理想的桃源圣地。这块风水宝地,三面环山,一江入海,天然屏蔽了世外的纷扰。据《永嘉县志·疆域》记载这里的山川形势,所谓“楠溪太平险要,扼绝江,绕郡城,东与海会,斗山错立,寇不能入”。王权的神经末梢亦少到达,很适于寻找桃花源的士人隐居。

  楠溪江水心胸疏阔,它吸引的是一家一族式的精英移民团,而不是某个高蹈之士的孤傲避世。东晋以后,能够披荆斩棘南渡来到楠溪江的,一定是体魄健壮、精神丰硕的优秀家族;而宋以后能够跋山涉水避乱至此的,也一定是有见识和自治魄力的卓越宗族。他们要在这桃花源里建设以一个血缘为单位的宗族式的乡村自治社会,一座耕读的文化江山。

  耕读是一种有着高度文化抱负和理想追求的农耕生活方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取向,是士阶层的精神寄托。清高、怀远、超脱,淡然是士人格的理想境界。不同以往士人的隐居,楠溪江的精英移民隐居,带着整个家族的未来寄托以及解决家族生存方式的使命,因此,士人的山水情怀与耕读生活的结合,士人的精神移民与士人的大同理想的文化移植,造就了一个农业文明中充满诗意的乡村自治的文化形态。

  一个寻找桃花源的精神团队,一个宗族的隐逸,要以富庶的山水托底。楠溪江的山水,遗世独立,山高水长,气候宜人,土地肥沃,又有舟楫之利,是个殷实的盆地,足以支撑士人携带家族追求诗意山水间的耕读生活方式。楠溪江地理隐蔽,却又天然地连山通海,为移民提供了开阔的精神领地与生活空间,至少在南宋以前,是一个现实版的桃花源。来此隐居的士人群体也非常有幸,穷则可独善其身,达亦可兼善天下,出世入世两方便。

  士大夫山水信念的实践

  楠溪江的山水有福,迎来了具有文化建设能力的、给予自然以人文关照的士人安居。正是这种精英宗族移民模式,士人精神对自然山水建构的人文山水,才使楠溪江不是落草为寇的水泊梁山,也不是自守封闭的客家围屋土楼,而是士大夫精神对山水信念的一次践履。

  他们在山间溪边开田筑屋,聚族而居,创谱牒,建宗祠,将楠溪江两岸布置得诗意浓郁。泉涌如涓的水调,吟出山水绕桑榆的村韵,小桥观冷月碧落洒青石的夜晚,还有日落黄昏不如归去之牧笛奏出的幽幽乡情,将自然的景致摄入到人文情怀的感发中,构造出山水人文精神的画卷,这才是士人的精神靠山。

  位于楠溪江中游的岩头村金氏宗族,在宗谱重修叙里,表白他们聚族而隐之志,颇有在文化的江山里做一把主人的气魄:“彼汉武玉堂非不贵也,石崇金谷非不富也,吴宫花草、晋代衣冠非不芬芳而赫奕也,然人往风微,徒深感悼,孰若兹之聚族而居,宅而宅,田而田,涧溪如故,塘堑依然,唐社常新,松楸无恙,士习民风,数百载如一日也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