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的自由
2012-02-25 01:40:53作者:肉唐僧 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 评论:

  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在位期间的心腹大患,是苏格兰信奉天主教的女王玛丽·斯图亚特。为了达成英格兰与苏格兰的永久合并,伊丽莎白在囚禁了玛丽女王之后,在宗教问题上一直小心翼翼地推行“容忍”政策。即:在遵守法律、效忠女王,承认女王作为英国教会和政府的最高首脑并有权决定何为正统教义的前提之下,英女王及其政府也将大度地给予不肯信奉国教的天主教徒以“仁慈和高贵的容忍”。

  我们知道,英国国教的产生,源自亨利八世为了休掉自己的王后以便娶安妮·波琳。因为罗马教廷不批准这次离婚,亨利八世一怒之下宣布脱离罗马天主教,自立国教。其教义与天主教实在是大同小异,差别只在于国教徒可以随便离婚——亨利一口气离了6次婚,算是过足了瘾;二是规定教会的最高首领不再是罗马教皇,而是英格兰国王。

  但是到了伊丽莎白在位期间,当她不得不对玛丽的天主教苏格兰采取“容忍”的宗教策略之后,一个有趣的现象产生了:给王国带来大麻烦的并不是天主教徒,而是在容忍政策的空间下成长起来的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不信国教派”。这其中,最大的势力便是清教徒。

  清教徒区别于天主教徒和国教徒的最大之处,在于他们将《圣经》视为绝对可靠的指引和最终的权威。《圣经》里没提过的事情,清教徒便认为有按自己的品位自行选择的自由。帕金斯将清教徒的这个主张归纳成一套神学话语。帕金斯认为,上帝与人类先后两次立约,先是通过《旧约》给予了人类律法,然后又通过《新约》给予了人类自由。帕金斯延续了圣保罗的主张,认为基督徒只有通过良心才能获得自由、释放和对神意的认知。用他自己的话说便是:“良心具有一种属神的本性,是由上帝安放在他与人类之间的,作为仲裁者施与审判,并向上帝申明是赞成还是反对人类。”

  由此出发,帕金斯发展出一整套“良心的神学”,以回答以下3个根本问题:自我与上帝的关系问题;自我与他人的关系问题,以及只涉及自我的问题。如此一来,既然良心是“属神的”,而且上帝通过《新约》又赋予了人类以良心的自由,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推论便是:良心既不归教会管辖,更不归国家管辖。更有甚者,“如果人类的法律包含了邪恶的内容,那么对良心就不再有约束力了;因而,人们在良心上有不去遵守的义务。”

  如此,政府便与清教徒的帕金斯们所坚称的“良心的自由说”势同水火无法调和。

  从16世纪中叶到18世纪中后期,200多年的时间里,两种观点的相争在英国以《容忍法案》而告终。而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良心的自由”则结出了“宪法第一修正案”这一伟大的果实。其最初提交国会表决的文本为:“国会不得制定任何与制定宗教有关的法律,或阻碍人们信仰自由的法律,也不得制定侵犯良心的法律。”最终通过的、为人们所熟知的文本被精炼为“国会不得制定设立宗教方面的法律,或阻止人们信仰自由的法律。”

  最终的文本何以会去掉最后那句“侵犯良心的法律”,当时的国会并无讨论记录流传下来。后人推测最可能的原因是,“信仰自由”与“不得侵犯良心”是完全等效的,故删除了冗余。

  但究其实质,“良心的自由”才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本质。它不仅在世俗的权力与宗教事务之间设立了一道防火墙,更以宪法的形式,确认了公民有不遵守恶法的权利甚至义务。托马斯·杰斐逊的那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实在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精髓最好的阐释。他说:“当不义成为法律,抵抗则成为义务。”美国政治品质最有力的保障,正在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在这一点上所达成的共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