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里的乡愁
2011-05-23 20:54:28作者:李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云一的徽州青花是从晚明小品的风骨里走来的,仿佛前朝旧梦,他在晚明时光里,与徽商们一起往来于祁门与景德镇之间,与不仕新朝的文人们一同隐逸在文化的江山里,他捧着明版书走进青花瓷,住进晚明的徽州老屋里,画面留白的日子,坦荡着内心纯净的生活状态。笔法自笔墨中求之,而笔意却在留白里。

  他笔下往来的不是市井李渔,就是山里张岱。闲情处偶寄一抹徽韵,陶庵里一片青花旧梦。在梦里他们在一起喝酒题诗,“你一杯,我一杯,从天亮到天黑,分不清东南西北,且忘却自己是谁,再吃它三杯。醉醉醉。”可最后醉去的,不是酒,而是他笔下的青花。

  醉了的青花勾勒中,便放下了文明赐予的多余,减到几根朴拙的线条组成一个人,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一个洞察人生、还原本色的人。一团和气里却有一种穿透力,穿透内心的自由之力。身后一棵残柳,一斜草廊,身边立着一只小鸟,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派头。

  人的精神在徽州青花上游弋,既没有庙堂的烦恼,也没有道统的忧虑,不需要宏大叙事,更没有“读秒”般的奔忙,只要过着内心生活就可以了。那位充满禅智的老者,他爱徽州天井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他爱茶乐酒,他爱梨园花脸,既然人生如戏,那就在青花上唱吧。

  云一的空灵点燃了一炷心香,茶壶上便走笔一线墨禅,一壶清茶只见香一滴。素坯上,任众生用醉眼抛白眼,没了哀怨;真理平常得就像街边的小摊。自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特殊性生活,具有常识性的生活,为自我而活。云一笔下的人物,自由就像日常茶饭事。

  一支枯朴的荷花秆支撑着一朵尘世莲花,赤裸在秃笔下却蕴藏着无限的生机。三两支或倾或歪斜,总是顺势摇曳,任鸟儿栖居,随鱼儿飞跃,自在水云乡。莲蓬头就像一颗思想者的头颅伸向天空,有时思想者头上会落上一只小昆虫,蝉翼薄如羽纱,最见云一的工笔。

  四季流转在荷花秆上倾诉寥落,意犹未尽;曲尽回转,走线的空间,枯寂如晚明八大之风,鸟儿、鱼儿则各个怒目金刚,那是云一的思想社区、原则领空。

  他与八大话茶,告诉八大,他自己只是一朵尘世莲花,莲荷里有几颗自由的种子,他会沿着陶渊明、李渔、张岱的市井之路在尘世间撒播,他不打算做一个世外高人。

  这些跳跃在瓷板、茶壶、杯盏上的情趣、思想,已经点缀滋润着一些藏家的门第了。

  禅说:慢下来,静下来,坐下来。于是云一就坐下来,喝酒、品茶,烤火话桑麻;读书、盘道,在瓷土上作画。禅润心,茶润身,德润世,才有富润屋。棋盘前,举棋不定时,放下便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