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里的乡愁
2011-05-23 20:54:28作者:李冬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有人说,山水是中国人的圣经。一点不假,郑云一在水墨的江山里颠沛,在油彩的形式里迷茫,也曾奔跑在透着徽韵的宣纸上,最后落脚在青花瓷,将他的山水信念化作青花乡愁。

  在泥塑火炼生成的青白之间,他成就了自己的青白人生。

  当云一为他的青花吹上透明的灰釉,再经1300℃左右的高温烧造之后,他找到了自己的表达语言。青花与墨色一样飘摇着江南的烟雨,釉变之于瓷土如墨韵之于宣纸,同样可以如泣如诉黛瓦白墙的斑驳凄迷。而且比起水墨浓淡的变幻,青花色阶在高温釉下的表现力更为瑰异,更适于表现旧物风貌。

  徽学、徽商,玉琢般的徽州女人;宣纸、歙砚,画不尽的徽州山水;石雕、砖雕、木雕,在徽州老宅的天井处偶尔苍老;还有那青瓦白墙错落有致的古村落,被一湾小溪绕过。

  

\

 

  一面徽州老墙的青花记忆

  云一用青花瓷表达他对徽州老宅或徽州古村落的敬重和理解,是徽州青花的主流风。

  与青花瓷青白之志相同,徽派建筑亦为青白两色。洁白高大的围墙外,青砖飞檐偶尔重叠,黛瓦马头墙偶尔起伏,其余无论煊赫与小康皆内敛于门里。门外则坚守青白两色之古俗,表白着徽商以节俭诚信兼善乡村的教化功德。所谓淡泊明志,清白为家。

  这也是云一的传承与坚守。白地青花是他心目中的阳春白雪,他在青白之间,提纯了徽州建筑乡土气中的艺术精神。

  一件青花瓷箱器,让云一的历史记忆驻足在一面徽州老墙前。他要把一面沉浸在蓝色梦里的老墙落实在瓷板上,还要把时间的沧桑定格在釉下。瓷釉玉润般的光泽很难表现苍老,一般来说,褶皱与玉润就像干涸的土地与江南三月的阴雨一样南辕北辙。

  而云一将时光流逝表现在老墙上,就像在画布上处理油彩的印象派,墙壁上的斑驳有着油彩的坚实和粗粝的肌理;沧桑虚实错落、晕染朦胧,则可见他宣纸上铺陈水墨的功夫。看起来,云一对这种感觉处理得好到极致。他自调的青花料水,如墨分五彩,似油彩之千变万化,在老墙上留下时间的身影,蹒跚在釉下。歪歪斜斜又内藏筋力的线条像醉了的青花,支撑着黄昏中迷离。

  釉上的视觉效果非常完美。老墙斑驳错落,就像一个苍老的喉咙在低吟着不完整的、缺失的、沙哑的、断续的音符;又像一双阅尽人间所有苦难的眼睛留下的泪斑,那是风雨留给时间的斑痕。

  但是,风蚀过后的老墙却愈发坚实,渲染并释放着苦涩的美感,留下格外动人的历史残美。它就像一面可以依靠的精神墙体,可以给予任何人的精神靠山。它是我们的祖辈、父辈,是祖父祖母、外公外婆、父亲母亲,水生哥、山柱兄。

  闭上眼睛,背靠墙。岁月如老牛在初春的水田里悠悠晃晃,青花韵斑驳了记忆的碎片在墙上。

  江南三月细雨时,兰花衫、碎花裙、粗黑的麻花辫左右摇晃;开裆裤、骑竹马、虎头虎脑撞上墙。仲夏夜,二八青丝垂腰的柳,牵手的情窦,初开在月光下的老墙头;还有倚在墙角下的老狗,依偎着几朵小野花,在墙阴下懒散地躲着日头。秋日里,黄灿灿的米谷为老墙薰香;冬日暖阳下,一把小竹椅,一团旧绒线,编织着平淡温暖的时光。还有一扇紧闭的小门,已经歪歪斜斜地像老娘。一棵枣树,探出覆盖土廊的老瓦上,与老掉牙的飞檐招呼;池塘里的残荷,深浅之间,青花自有分寸。

  浓浓的乡韵里,怎一个“愁”字了得!

  一朵禅意的尘世莲花

  云一的笔锋常带禅意,素坯上寥寥数笔,便地阔天远般的悠悠淡淡起来,有一种禅寂之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袁世凯的转变:从大清首相到民国总统

对于要不要奉旨出山,袁世凯的幕僚们意见并不一致。有人害怕“乱事一平,袁公有性命之忧”,落得兔死狗烹的局面。袁世凯当场回..[详情]

蓝衣社内幕:军统与汪伪的厮杀

傅胜蓝在国民党特务组织最为活跃的时候,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的督察主任,此前则以充任特工学校的..[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