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零点研究咨询集团
“两会”特稿|农民工融入城市的七大难
2017-03-06 10:42:29 来源:零点有数集团

* 调查对象是一线城市的第三产业农民工

  • 五成农民工对家庭经济状况感到不满意,获得感低

  • 仍有半数农民工没有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

  • 无劳动合同保障的农民工比例逐年上涨

  • 农民工群体的技能提升意愿常年低水平

  • 超半数农民工不愿意拿土地换城市户口

  • 农民工子女在一线城市仍然入学难

  • 农村留守老人比例达七成,引发“空心村”忧虑

* 2012-2016年“一线城市第三产业进城务工人员问卷调研”,该项目由零点有数国际关系与社会发展事业部执行,自2012年启动以来,每年春、秋两次,迄今共执行9次。覆盖四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目前累积样本量已达9296份。

受访对象为:

1)在餐饮、住宿、销售、物流、修理、美容美发等服务行业,直接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以体力劳动为主的打工人员和外来个体经商者;

2)具有农村户口,在流入地生活半年以上,没有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高中及以下)的进城务工者,年龄在16周岁及以上。

据相关统计,2015年我国农村外出进城务工人员总量已达到1.69亿人,增速有所放缓,但总量仍在持续增加。从农民工的体量和社会贡献来看,他们始终是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群体,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力量和重点关照群体。

零点持续关注农民工群体的工作、家庭和个人三个层面,从获得感、社会保障、就业权益、职业发展、子女教育、户籍改革和农村留守等7个方面解读一线城市第三产业进城务工人员群体融入所在城市面临的难题。

一、五成农民工对家庭经济状况感到不满意,获得感低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2月中央深改组第十次会议上首次提出“获得感”这一全新概念。获得感源自于物质生活条件的切实提升,也源自于个体权益的充分保障;既要求绝对收入水平提升,更要求相对收入水平提升,充分共享改革成果。

可以发现,尽管农民工群体的收入绝对值在稳步增加,但相对获得感却较低,这主要体现在,农民工群体收入水平的增长幅度仍赶不上城镇居民,对家庭经济状况感到不满意的农民工比例常年维持在五成左右。

调查数据表明,尽管北上广深四地三产农民工的家庭年收入有所增张,但是与当地城市居民家庭可支配总收入对比后可以发现,第三产业农民工群体的家庭年收入与当地城市居民的差距仍较大。

深圳市有“开口”收拢的趋势以外,北上广三地的“开口”难以有效收拢。开口,即城市家庭可支配总收入与三产农民工家庭年收入的倍数。

2012至2015年间:

北京:1.5、2.2、1.7、1.9

上海:1.7、1.5、1.6、1.5

广州:2.1、2.3、1.7、1.9

深圳:2.3、1.9、1.2、1.1

与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差距也体现在恩格尔系数上。零点在2004年和2011年的两次关于农民工群体的调研结果显示,一线城市农民工家庭的恩格尔系数从46.1%下降至37.6%,这说明农民工的生活水平的确有提高;不过这一数值仍高于同期城镇居民家庭(2004年,37.7%;2011年,36.3%),更接近同期全国农村家庭恩格尔系数(2004年,47.2%;2011年,40.4%)。

附图:2000-2015城乡居民及农民工家庭恩格尔系数的比较(%)

数据来源:城镇/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来自国家统计局;2004年和2011年农民工家庭恩格尔系数来自零点集团群体与社会心态事业部自投的“一线城市第三产业进城务工人员问卷调研”。

二、仍有半数农民工没有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

数据显示,进城务工人员在回答“迁徙到新地区的居民,是否应当能够从新居住地政府管理下的福利项目中获益,例如养老金、医疗保健等”时,选择同意的比例长年在七成以上。不过,在一线城市第三产业农民工群体中,没有医疗保险的比例仍在五至六成;没有养老保险的比例则更高,维持在六至七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