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允许失败,失败没有什么,可以重头再来——与TCL总裁李东生一席谈
2018-01-24 13:54:50作者:张忠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又过20年,我们再相会

1998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籁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约98》,歌曲迅速传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整个中国都舞蹈在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开放20周年,吴晓波在他的《激荡三十年》中,将这一年的主题定为“闯地雷阵”,语出时任总理朱镕基在当年两会答记者问时震惊四座的那句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总理的表态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复杂和艰难,在邓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与旧的经济治理体系发生尖锐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宁无奈出走,褚时健锒铛入狱。

在这样一个巨变之年,中国的企业家们有怎样的应变之策、又有怎样的憧憬之思?这些思想对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区、依然追寻经济治理现代化的我们,无疑是一笔前鉴的财富。

所幸的是,《中国经营报》当年用“与老板对话”的报道形式,真实记录下20年前中国企业家的所思所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我们相信做这样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为前言。

主持人的话 诚 商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去位于广东惠州的香港长城电子集团作客。中午,长城电子的朋友拉我到一家酒店用餐,这家酒店位于同在惠州的TCL总部附近。朋友开玩笑地说:“在这附近吃饭,如果你说自己是TCL的人,就可以签单赊账;即使你一分钱也没有,在惠州也不会饿死。”闻听此言,当时感觉TCL是惠州的“ 庄主 ”。

广东《南风窗》杂志的主编秦朔先生数次向我建议:“你可以访访TCL的李东生,他很有内容。”我注意到,在秦朔先生的笔下,李东生被描绘成一名“诚商”:没有长虹倪润峰那种咄咄逼人的锐利,没有海尔张瑞敏常常语惊四座的哲思,他更像平平静静的一潭水,温温和和的一阵风,一个诚信待人的商人。

李东生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度之后最早受益的那批年轻人之一。这批人有知识、有阅历、懂技术,目前在各行各业都担纲着重要的角色。在中国彩电行业,流传着一个佳话:康佳集团老总陈伟荣与TCL的李东生及创维集团老总黄宏生同为当时华南工学院的八二届毕业生,目前他们的彩电行业的排名分列二、三、四位,此“南国三杰”在彩电业划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十几年前,李东生从学校出来,自己联系工作去了广东惠州,从一名技术员开始做起,直至今天成为年产值过百亿元的集团公司总裁。李东生做事一贯小心谨慎,他说:“我不是个失败后起来的企业家。”

李东生为人宽容,虽然他自己工作后的历程一帆风顺,但他还是能够善待别人的失败的。中国许多大企业在事业做大了之后,往往免不了都会遭遇用人危机,给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失。然而,在TCL集团,李东生觉得最为宽心的便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件职员携款潜逃事件。李东生说:“我允许失败,失败没有什么,可以重头再来。”可能也正是李东生的这种宽容作风,TCL的人员状况极其稳定,这种情况处在广东十分罕见。

温文尔雅、宽以待人的李东生也有“窜火”的时候。彩电大战近来硝烟弥漫,李东生作为行业巨头,公开评价长虹垄断彩管一事极受关注。对此,在我对李东生进行访谈时,他表示:“实在是因为忍不住,觉得有话要说”。

与李东生的访谈是轻松的,他坦率而真诚。平常我们可能见过各种各样的开具给国有企业的药方,许多国有企业经常怨天怨地,但李东生没有。这里,我们向大家推荐 TCL 集团和李东生,或许,从李东生的谈话中,你可以从中探寻出TCL集团作为一家成功的国企的点滴思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